狂澜小说 > 玄幻小说 > 最强妖锋 > 章节目录 610、真香
    那一夜,

    曼彻斯特的歌声,一直到天空渐渐泛白,才慢慢停歇。

    不知多少人彻夜狂欢,无心睡眠。

    第二天,一大波曼联球迷们又一大早浩浩荡荡的从家里冲出来,席卷曼彻斯特各大街头,抢购这一天出版的曼彻斯特晚报、泰晤士报、每日电讯报等等。

    这些报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头版都是曼联。

    都是夺冠!

    楚歌戴着曼联队长袖标,高高举起联赛冠军奖杯的图片,成为曼联球迷最喜欢的珍藏。

    ……

    夺冠后的曼联卡灵顿训练基地,空空荡荡。

    为了让球员们有充足的时间休息,去恢复体能,弗格森给全队放假一天。

    “记住,小伙子们,不要剧烈运动。如果一定要做,你们懂的,建议女上男下。总之,别再受伤。”放假之前,老爷子还不忘这样叮嘱他的队员们。

    伊布、卢克肖等旧伤员尚未恢复,两天后又将迎来与阿贾克斯的欧罗巴联赛决赛。

    在这场决赛之前,弗格森不希望看到有任何一个人因伤缺席。

    特别是楚歌。

    楚歌:……

    ……

    楚歌的私人庄园里。

    恒温游泳池。

    激烈的比赛过后,楚歌喜欢泡在他朴实无华的游泳池里,简简单单的慢慢游泳,让全身肌肉得到放松。

    在这个过程中,他紧绷的神经也会随之松弛下来。

    这是一种很好的减压方式。

    并不亚于啪啪啪。

    而且更健康。

    一边慢泳,楚歌一边查看系统。

    比赛时,他没有时间仔细查看。现在,他有的是时间,去检查一下自己在刚刚过去的那场比赛里,到底有哪些收获。

    首先是巴蒂goal。

    楚歌是赛后才得知巴蒂斯图塔的到来。

    这个还要感谢曼联名宿海因策。

    如果不是这位曼联历史最成功的阿根廷球员,巴蒂斯图塔就不会来老特拉福德球场看球,更不会为楚歌送出赞赏点。

    楚歌的两个进球,全部都是巴蒂方式的大力射门。

    这场比赛,孔蒂显然是针对楚歌的特点,做了专门的防守部署。再加上切尔西防守球员的个人能力都很出色,以及队友们体能不佳、状态平平,楚歌的很多特点都被针对。

    如果不是继承了昔日战神巴蒂斯图塔的独家绝学,楚歌还真不好说自己能不能获得进球。

    这个加强版的远射技能,可谓是雪中送炭。

    不仅在这场比赛中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令孔蒂的切尔西防不胜防,与此同时,也进一步丰富了楚歌的武器库,让他在以后的比赛中进球手段更加丰富,更加难以被防守。

    赛后。

    巴蒂与海因策一起,来到曼联的更衣室,与曼联球员们一起庆祝。

    巴蒂是个好人。

    一见面,他就给了楚歌一个熊抱。

    当时楚歌刚沐浴出来,没有穿什么衣服,还被这迎面上来的身影吓了一大跳。

    看到巴蒂之后,楚歌也很兴奋。

    “我爸爸是看你踢球长大的。”

    当时楚歌这么说。

    巴蒂:o(╯□╰)o

    不开玩笑的说,楚歌的老爸楚建安还真是巴蒂斯图塔的球迷。

    或者说,他们那一代的球迷,很多很多都是阿根廷的球迷。毕竟他们开始看球的时候,正是阿根廷球王马拉多纳笑傲足坛的时代。潘帕斯雄鹰,自然就成为那一代球迷里许多人的足球初恋。

    以及那首歌。

    楚歌很是感激了巴蒂斯图塔一番,尽管巴蒂并不知道全部的原因。他还要了一份巴蒂的签名,准备送给老爸。

    作为交换,巴蒂也拿走了楚歌今天上半场所穿的球衣,并让楚歌签好名,准备收藏。

    他原本是想要楚歌下半场的球衣,那样更有意义,只不过比赛结束时候,阿扎尔抢先了一步,提前找楚歌换走了球衣。巴蒂只好拿走楚歌上半场所穿的那件。

    对楚歌来说,除了巴蒂的亲笔签名与巴蒂goal之外,他这场比赛最大的收获,原本应该是赞赏点。

    “-3776万赞赏点……”

    楚歌无语了。

    一场比赛下来,赞赏点非但没有增加,反而和美利坚一样,出现巨额赤字。

    这也是没谁了。

    不过楚歌并不后悔。

    尽管他一开始认为,贷款开技能就是傻。

    但是,如果同样的情形再来一万次,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当一个傻子。

    失去的赞赏点,可以用时间换回来。

    失去的冠军,可能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楚歌不知道他与曼联下赛季是否能夺冠,他只知道,在那个时刻,他只需要当一回傻子,就一定能将冠军锁定在曼彻斯特。

    这样一本万利的买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大不了,

    喊一句:“真香。”

    获得联赛冠军,可以让一支球队的气质发生改变。

    尤其是对于重建之中的曼联来说,尤其如此。

    它会卸掉球队许多不必要的包袱,会让队员们更加的自信,也会令对手们感到敬畏,从而帮助球队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找回失去的、曾经拥有过的冠军气质。

    这就是一支顶级豪门球队与其他球队最大的区别所在。

    楚歌曾在国米与皇马都效力过。

    他太清楚这种冠军气质对一支志在夺冠的球队,是多么的重要。

    他也希望通过这样一次夺冠的历程,提振队友们的心气,重新找回属于英超霸主的王霸之气。

    伤兵满营、所有人都不看好,比赛先丢两球,还能逆转,绝杀夺冠。

    这样高难度的事情都能办得到,还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拦一颗真正的冠军之心!

    这才是这次夺冠,给予球队最宝贵的财富。

    “如果加上开技能扣除的一亿赞赏点,这场比赛,我实际上收获的赞赏点应该是在五千五百万到六千万之间。”

    “这已经创造纪录了!”

    “这是我单场比赛,获得赞赏点最多的一次!”

    “果然就像我之前预料的那样,在一支关注度高的球队里担任头牌,在最核心的关键比赛中拯救世界,就一定可以获得超过预期的奖励。”

    “随着球队的崛起,曼联还会获得更高的舞台,遇到更重要的比赛。比如欧冠,比如世俱。在那些重要的比赛中,如果表现足够出色,我所能获得的赞赏点,一定比六千万还要更多!”

    回想起上赛季欧冠决赛获得的赞赏点,楚歌不由不感慨,难怪谁都想当头牌。

    当一支球队,尤其是顶级豪门球队,将球队资源倾斜在一名球员身上的时候,正面效应是相当惊人的。

    “唯一的遗憾是,曼联还算不上顶级豪门。”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来让他重新成为顶级豪门就是了。”

    “现在我们已经赢得了联赛冠军,下一步就是欧联杯的冠军,这样我们就是联赛杯、联赛和欧联杯的三冠王。接下来,还会有与欧冠冠军的欧洲超级杯。如果赢下超级杯,那就是四冠王了。”

    想到这里,楚歌突然想起齐达内。

    昨天不仅是曼联的最后一轮联赛,也是皇马的最后一轮联赛。而且,过几天,齐达内的球队还将迎来他们的欧冠决赛。

    如果一切顺利。

    这一届的欧冠超级杯,说不定就是这一对卡斯蒂亚师徒,第一次在正式赛场上针锋相对。

    想到这里。

    楚歌朝泳池边游去。

    苏青青穿着比基尼,披了一件薄纱,半躺在躺椅上。

    见楚歌从泳池里走出来,她喊了一声,丢过去一条干毛巾。

    薄纱扬起,美好的曲线毕现。

    一旁的裴晓伟偷瞄了几眼,赶紧收回视线,怕被打。

    楚歌接过毛巾,道声谢,便走回自己的椅子边,拿起手机,拨打齐达内的电话。

    不久之后,楚歌满脸笑容的挂断了电话。

    “老齐也夺冠了。”他很高兴。

    皇马客场2:0轻取马拉加,以93分的成绩,超过老对手巴塞罗那的90分,成功获得本赛季西甲联赛的冠军。

    皇家马德里是楚歌的母队,齐达内又是他的启蒙恩师。

    得知皇马夺冠的消息,楚歌非常开心。

    一天之内两个冠军,可谓是双喜临门了。

    “楚老板,如果皇马欧冠卫冕成功的话,那是不是欧冠历史上第一次卫冕?”裴晓伟问。

    “嗯。”楚歌点点头。

    “确切来说,是欧冠改制之后,第一次卫冕。”他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皇马卫冕成功,你和曼联又赢下欧联冠军,那欧洲超级杯就有意思了,哈哈!”裴晓伟也想到了楚歌之前想到的事情。

    楚歌也笑了。

    “他们欧冠决赛的对手是尤文图斯,没那么容易获胜。”

    “尤文图斯可是意大利最强的球队,有着布冯、伊瓜因、曼朱基齐、迪巴拉、皮亚尼奇、基耶利尼……这样一些实力派球星。而且,欧冠改制之后,一直都有卫冕冠军魔咒。老齐想再次赢得欧冠,卫冕成功,恐怕并不容易。”

    楚歌奶了尤文图斯一口。

    “哈哈!”裴晓伟大笑,“说得好像你们踢阿贾克斯就很容易一样。别到时候皇马赢了尤文图斯,你们却输给了阿贾克斯!”

    楚歌笑着摇摇头。

    “秃子也这么说。不过,如果阿贾克斯都赢不了,我们怎么配得上英超冠军。”他很有自信。

    “万一呢?万一要是输了呢?”

    “万一输了,你去11区的那一趟教学,学费自理,赶紧还钱。”

    “……尻!”裴晓伟朝楚歌比了一个国际通用友好手势。

    “11区教学?什么教学?”一直在旁边听两个活宝聊天的苏青青,突然插了一句。

    “呃……”楚歌一时有点语塞。

    他看着苏青青曼妙的身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弗格森的那句叮嘱,不由得突然脸色一红。

    “学外语,学外语。”裴晓伟怕楚歌露馅,赶紧打圆场。

    “哦?”

    苏青青妙目流转,有些疑惑的盯着楚歌看了一会儿。

    她并没有追问到底。

    ……

    苏青青离开之后。

    裴晓伟凑了过来。

    “怎么样,我表现得还不错吧。”他找楚歌表功,“啥时候安排我在这里的外语课啊。”

    楚歌白了他一眼,“你好骚哦。”

    “我这不是为了锻炼口语,尽快掌握好一门技能,方便为你效犬马之劳么?”

    在楚歌面前,胖子总是这样没皮没脸。

    不过,楚歌也习惯了。他如果不这样,楚歌反倒会不习惯。

    “等一段时间吧。”楚歌倒也没有拒绝他的请求。

    裴晓伟一听有戏,立刻喜上眉梢。

    “我也是要在国外骑马的人了!”他一得意就有些忘形,全然忘了之前的霓虹也是国外。

    “请不要加这个‘也’字,谢谢。”楚歌瞪了裴晓伟一眼。

    “你难道还没有?”裴晓伟一脸疑惑的看着楚歌,“不会吧,难道你还是个雏儿?”

    楚歌被这死胖子气乐了,反问道:“十九岁处男很丢人么?”

    “啧啧啧。”裴晓伟一副了然的神色,还露出古怪的笑容,“你不会是因为针细吧。”

    一听就是老阴阳人了。

    楚歌踹了他一脚,“一边去。”

    裴晓伟熟练的避开,又舔着脸跟过来,“要不要我带你去啊。不是和你吹,我在霓虹可是解锁了很多姿势哟。”

    楚歌不屑的瞥了裴晓伟一眼,“我如果想要,有的是漂亮女生主动贴过来。”

    “呃……”

    裴晓伟一下子就泄了气。

    他一想,楚歌说的很有道理。

    这个世界从来都不缺物质女与物质男。

    “这世界真是不公平!人和人就是不能比啊!长得帅就算了,还特么有钱有名啥都有,还有我这种屌丝生存的空间么?”他惨嚎了一声。

    “哼哼。”楚歌懒得理这个活宝。

    “对了。”裴晓伟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溜小跑的跑到楚歌面前,一脸惊讶的看着楚歌,“这么说,你说苏大美女同居了这么久,就没有发生点什么?”

    “她是我的好朋友啊,你不是明白的么?”楚歌很惊讶裴晓伟为什么这么问。

    “除了好朋友呢?就没有?嗯?”裴晓伟鼓了鼓掌。

    “什么?”

    “为爱鼓掌啊?报纸上都说她是你女朋友来着,还有说是未婚妻的呢!”

    “呃……”

    楚歌突然明白为什么弗格森要那样叮嘱他了。

    “真没有,我们只是很要好的朋友,就像我们当初在江城一中一样。报纸上都是一些谣言。”他有些哭笑不得。

    裴晓伟仰天长叹,“没想到啊没想到,苏大美女这样花容月貌的奇女子,居然也会守活寡。”

    楚歌瞪了好友一眼,训斥道:“好好说话!”

    裴晓伟嘿嘿一笑,丝毫不在意楚歌的神色,“你是不喜欢苏大美女这个类型的么?那你到底喜欢啥类型啊?”

    “你很八卦啊!”

    “说嘛说嘛,我们是穿一条裤子的发小,你和我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男和女之间只有爱情,就不能有友情么?我和她是好朋友啊,与喜欢不喜欢有什么关系。”

    “男女之间当然没有纯粹的友情。”胖子义正言辞的驳斥。

    “……懒得和你说这些。”楚歌不想与他就这个话题纠缠下去了。他走向更衣间,准备离开泳池。

    但裴晓伟显然不肯罢休。

    他小跑几步又赶在楚歌身前。

    “难道你就真的没有喜欢过苏美女么?还是说,其实你一直暗恋林牧蓉?又或者说,就像你的一些粉丝写的同人文一样,你其实喜欢的是c罗?”

    ……

    楚歌彻底被这个死胖子打败了。

    他一脸无语的看着裴晓伟。

    “你说的那些,我都没有想过。还有,你说的那什么同人文是什么意思?”

    呃……

    裴晓伟拿出手机,翻了翻,然后递给楚歌。

    “喏,就是这个。”

    楚歌接过手机。

    这是一家叫做bo3的网站,有不少人上传了与楚歌相关的文学作品。

    楚歌随意点开几个,粗略的看了看,脸色有些古怪起来。

    “这是前不久你在华夏的粉丝群里,有人扒出来的,被我看到,我才发现的。”裴晓伟解释道。

    他看了看楚歌的脸色,问道:“有粉丝主张去举报这些写手,好像已经准备去做了,你看要不要……”

    “阻止他们。”楚歌挥挥手。

    “嗯?”裴晓伟有些疑惑。

    “创作是别人的自由。都是些虚构的文学作品,又不是报告文学,或者新闻报道之类的,和他们计较什么。我们牵涉进去,那就是以大压小、仗势欺人了。你和苏青青说一声,让她处理一下这个事情,别让别有用心的人带了节奏,同时也教育一下那些想要举报的粉丝,静坐常思己过,闲谈莫论人非。”

    楚歌随意的交代道。

    “嗯。”裴晓伟点点头,“回头我就去找苏美女。”

    看着楚歌要离开,裴晓伟一拍脑袋,“又差点被你带偏了,你还没回答我之前的问题呢?”

    “什么问题?”

    “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生啊?苏青青,林牧蓉,还是克里斯蒂亚诺——”见楚歌瞪了自己一眼,裴晓伟吐了吐舌头,话只说半截。

    “你管那么多干嘛。”楚歌对这位牛皮糖有些无奈了。

    “我们是死党,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裴晓伟一脸的理所当然,“再说了,我来之前,你爸妈可是和我叮嘱过,一定要关心你的终身大事。”

    他还拿出“尚方宝剑”。

    楚歌无奈了。

    “我不知道。”

    “不知道?”裴晓伟惊讶。

    “嗯。”楚歌点点头。

    “可如果苏美女喜欢你呢?”裴晓伟显然不满意这个回答,他追问道。

    “喜欢是什么,怎么证明?”楚歌反问。

    他更习惯数据化的东西,情感并非擅长。

    “呃……”裴晓伟一下子竟然被问住了。

    问鼓掌什么的,他还能说个子丑寅卯。真要问什么是感情,这也有些难为他了。

    他得好好想想。

    楚歌离开了。

    他还要继续为比赛做准备。

    看着楚歌离去的背影,裴晓伟决定,他要和苏青青好好谈谈。

    “这个木头,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无论是以前的学习啊,还是现在的踢足球,他都是一把好手。但是说起男女感情,他就真是一块不开窍的木头。”

    “如果苏美女真的喜欢这个木头,她可能就只有更主动一些……”

    这叫什么事啊!

    胖子突然怪叫一声。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哪里吃亏了,但又说不出具体哪里吃亏。

    “哎,谁让我们是死党呢。”他一边唉声叹气,一边朝更衣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