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玄幻小说 > 万神祖师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九十七章 反转
    “成嵶这是怎么了?”

    此刻,烹月楼上的众人都紧盯着这场战斗。

    丹火宗的长老是一个有着啤酒肚的酒槽鼻老头,此刻他听了众人的话,笑呵呵道:“那是因为灵气掌控不够。”

    “这两个小辈的灵气都是一个境界,但是拜月山的弟子对灵气的操控更高。”

    “他能够将自身的灵气压缩在脚下,和水面形成对称的冲击,以灵气为扇面,轰在大面积的水域上,支撑起自己的移动。”

    “而大唐的小辈则做不到这一点。”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灵气形成足够抵消自己冲击的扇面,所以他无法在水面上移动。”

    “诸位可以看看他的脚。”

    “那小辈的脚现在还有一半没在水中呢。”

    说着,那丹火宗长老笑了笑,道:“两人战斗一人无法移动,一人可以随意运转,局势已经很清楚了。”

    “结局已定。”

    就在烹月楼上下了结论的时候,下面湖面上的两人也就要相撞。

    “拜月山的那家伙,要倒霉了。”

    突然,坐在下面的夕婉开口。

    “啥?”

    此刻,坐在她旁边的是夕段和夕何。

    听了夕婉的话,两人都是一愣。

    “婉儿姐,你说反了吧?”

    “现在那大唐的家伙,明明连动都动不了了。”

    “就他现在这个模样,估计是连跑路都做不到。”

    “安静看。”

    夕婉懒得搭理这两个家伙,只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

    用心灯修士的眼光看两个灵涌境的修士战斗,自然是清楚无比。

    若是不注意,现在场面上自然是拜月山的修士占据了绝对优势。

    但是那个大唐的修士,也不是傻站着。

    他的手中,死死捏着刀柄。

    夕婉因为坐在第一排,所以更能感受到那修士的波动。

    他身上的灵气,全部涌入了刀中。

    此刻,那大唐修士的整个脚掌,已经全部淹没在了湖水之中。

    之前,他不过仅仅只是一部分脚底入水而已。

    这不是因为他失误了还是怎么了。

    是因为他身上的灵气,全部进入了手中刀。

    在那成嵶的沉默中,他身上几乎六成的灵气,被他灌注在了刀中!

    身上灵气少了,身体才会下沉。

    但是让夕婉惊讶的是,对于他来说如此巨量的灵气输入,竟然没有明显的波动!

    这显然是刀法的原因!

    此刻,冷鑫已经冲了上来。

    他的手心,散发着翠色的灵气,仿佛有一条绿色的游蛇在他五指间穿插飞舞!

    作为宗门修士,斗法是自然少不了的。

    面对成嵶这样一个凡俗修士,他压根就没有在意。

    嗖——

    他脚踩湖水,纵身一跃!

    手中那翠色小蛇直接飚射而去!

    这个凡人,他必然要抵挡。

    只要他抵挡,自己下一刻直接扭住他的左手,将他整个胳膊撕下来!

    此刻,冷鑫的眼神带着一丝冷笑。

    因为那傻乎乎的少年人,已经挥刀了!

    呵呵呵……

    幼稚!

    冷鑫想着,猛然加速!

    轰!

    但是此刻,在他面前那翠色小蛇直接炸开!

    原本在他的计算中,这个小蛇至少要破了那少年的攻击,还要将他炸得摔进水里才是!

    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那成嵶竟然一刀将那小蛇在半空中就斩开了!

    而且,那刀光去势不减,竟然直奔自己而来!

    “哼!”

    但是冷鑫并不在意。

    自己的灵气虽然被压制在了灵涌境,但是灵气的质量,却是灵元!

    面对那一抹刀光,他选择直接迎面冲了上去!

    他挥手泼洒出一股灵光!

    在他看来,已经被自己翠蛇炸过的刀光,面对自己灵元质量的灵气,足以湮灭!

    于是,下一刻灵气破碎。

    人撞刀光。

    泼洒的鲜血带着烹月楼上众人的沉默,氤氲在了醉龙湖的水面。

    “不可能!!!”

    冷鑫忍着左手的剧痛,整个人猛然纵身,让原本沉入水中的下半身,在灵气的充盈下,再次跃回了水面。

    但是一道血红的刀痕,从他的左手小臂出现,深可见骨。

    蜂拥的鲜血顺着手臂洒落在了湖面上,染红了方圆一丈。

    “这?!”

    夕段和夕何两人也呆了。

    整个过程,成嵶一直都是傻傻的站着,一点动作都没有。

    而冷鑫一路狂飙,酝酿出连环不断的攻击。

    但是却被那成嵶抬手一刀砍了。

    整个过程,荒诞之中带着一丝古怪。

    而烹月楼上。

    “成老兄生了个好儿子啊。”

    “是啊,能一个回合伤了宗门弟子,这可不简单!”

    “这要是能赢了,三位长老可是都看在眼里!”

    “这才刚开始,看不出来什么!”

    成嵶的父亲满面红光,嘴里却谦虚道。

    自己儿子长脸,自己那腰杆都挺直了些。

    只是,此刻的拜月山长老,面色有些难看。

    另外两位长老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三个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大矛盾,但是是人就会有攀比。

    修士也是人。

    不同宗门之间,同样的地位,三人之间自然是有暗自的小较量。

    此刻,拜月山要是在第一场的赌斗中输了,自己两宗再赢了,那在凡俗之中,拜月山的名头绝对会受到打击!

    的确,拜月山现在的实力,在三宗之中是绝对的上风。

    但是凡俗之中谁知道?

    凡俗之中的人知道的,只有胜负!

    在他们眼中三宗都是一样的高高在上。

    所以这一次的赌斗,谁打的好,这些在座的高官就会是免费的宣传,谁就极有可能,在凡俗之中压过拜月山一头!

    所以两人自然是乐的拜月山倒霉。

    三宗都是兄弟,但是兄弟也要分出个三六九等不是?

    此刻,冷鑫也意识到了什么。

    他看了一眼烹月楼。

    窗户旁边,拜月山长老那阴沉的脸就这么死死的盯着他,就如要吃人一般。

    冷鑫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自己只是个灵元的正式弟子,也没有什么大背景,若是被采购长老记恨住,也足够自己喝一壶的!

    不能轻敌了!

    此刻,冷鑫看着前方一脸兴奋的成嵶,手中缓缓滑落两把长剑。

    “双剑?”

    成嵶眼神一动,当即讥笑道:“怎么,我这个凡人,也配您用兵器了?”

    想到之前冷鑫的嘲讽,成嵶毫不客气的回怼了一句。

    “你很快,就会为刚才的行为后悔。”

    “我保证。”

    说着,冷鑫身上灵气猛然翻涌!

    轰!

    随着他脚下用力,湖面瞬间炸起一片汹涌的水汽!

    好强!

    此刻,成嵶面色猛然聚变!

    冷鑫手中长剑直接卷起两条粗壮的水龙,狠狠撞在了成嵶的刀刃之上!

    凶悍的力量,直接将他砸入了水中!

    而还不等他站稳,冷鑫的双剑便格挡开他的手中刀,直接斩了下去!

    血如泉涌,一个断臂齐肩而飞。

    干净利索!

    若是说之前冷鑫的攻击还有点花哨,这一次,便是绝对的简洁!

    但是每一招,对成嵶都足以致命!

    宗门修士和凡俗修士的差距,的确巨大。

    哪怕是轻敌受伤在先,冷鑫一旦认真,将成嵶当做对手,他一个才练刀一月的纨绔,丝毫没有招架之力。

    但是此刻,冷鑫没有停下。

    若是之前这样已经足够了。

    但是拜月山长老那阴沉的脸,让他明白自己需要挽回。

    要用更血腥的方式,挽回自己的颜面,让众人在震撼中忘记自己之前的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