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萌狐悍妻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三章 父子相见不相识
    “有劳陛下。”唐紫希道。

    雷丽丝带着唐紫希飞到暂住区的上空。

    而青罗根本就不理论雷丽丝的劝告,当雷丽丝跟唐紫希说那一番话的时候,他早就降落在暂住区时。

    这个时候,云河正在专心致致地用紫莲给患者治疗。

    修为已经突破至圣祖的他,能发挥出无境的力量。不久,这些人沉淀在体质中的未知金属全都被云河收进紫莲里。

    在治病的同时,云河也在悄悄地净化着暂住区的水土。

    这些人被治好的同时,沉淀在这片水土的未知金属同样被他收集完毕。

    现在,他手中的未知金属已经有一粒绿豆那么大!

    云河将这种金属悄悄收好。

    他总觉得,这种金属极不简单!一般来说,金属可以炼制成兵器、法宝甚至是生产或家居品。但昨晚他已经反复试过了,他无法将这种金属炼化。

    搞不好,这东西就像从前的黑色元素那样,是一种高级的特殊物质,否则它也不会令到雷族的神致命。

    他现在虽然已经稳定了形势,但是放任不管,雷族神域的人会继续食用被这种金属污染的食物,假以时日,当金属在脏腑中沉积到一定浓度的时候,这种病又会出现的。

    对雷族神域每一个人以及这里的每一寸水土进行净化,已经迫在眉捷,但是无论作为一名男妃或是一个大夫,他都没有这个权限。他需要得到雷丽丝的授权。

    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件事跟雷丽丝说清楚。可惜早上在宫殿的时候,雷丽丝又不让他说下去。

    “琉公子,谢谢啊!你真是再世神医!”

    就在云河沉思之际,雷族的人都感动地向云河道谢。

    “大家不用客气,我是大夫,治好大家是我的责任。委屈大家再在这里调养三天。三天后,确定没有后遗症,你们就可以回家,跟家人团聚了。”云河微笑着说。

    观察三天,这是这里的规矩,就算云河很有信心,这些人已经康复,也不能坏了这里的规矩。同时在顺便调理一下也是不错的。

    这些人原本以为,自己得的是绝症,被困在这个地方,是等死的。现在云河就像一道阳光似的出现,治好了他们的病,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只是让他们留在这里三天而已,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们当然没有什么意见。

    青罗早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他的父亲施展神圣的治愈之术救治病人了。

    只是刚才看到云河正在忙,他不敢跑过去,怕打扰他而已!

    不得不说,父亲恢复神力之后,过去的病容一扫而空呢!人看起来更加美,更加水灵。

    这样的父亲,想必母亲一定会很喜欢吧!

    现在,见大家已经被治好,云河也有空了,青罗便高兴地跑到云河面前,裂开嘴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嗨!”

    现在,自己可是顶着大伯的脸。

    父亲一向敬重大伯,突然看到大伯站在他面前,他定会很吃惊。

    青罗原本只是想跟云河开一个玩笑。

    然后就用真面示人了。

    反正现在已经找到父亲,不管这个雷丽丝是好是坏,直接把父亲带走,难道她还敢拦自己不成?

    没有任何人和任何事情能阻挡自己一家团聚的呢!

    满以为云河见到自己扮的“木星”会十分惊喜,岂料云河微笑着回青罗:“你好!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你的衣着打扮看起来不像是这里的侍卫。你是找我看病的吗?”

    云河还以为这个突然出现的少年是来求医的呢!

    呃……

    看云河那清澈无邪的眼眸,是波澜不惊的啊!

    青罗石化了,因为云河这表情,分明是不认得他。

    看到青罗打了一声招呼,就愣住那里不说话,好像被吓到似的,云河便关心地问:“年轻人,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需要我把你把一下脉吗?”

    青罗这才回过神来,他汗笑着说:“你不认得我吗?”

    云河摇了摇头:“不认得。以前我帮你治过病?”

    面对这样的云河,青罗一时哑口无言。

    从小,自己就是父亲带大的,自己在外面玩,跟小孩子打架受伤什么的,也是父亲帮自己处理伤口。

    你说父亲帮自己治过病,也不为过。

    然而,父亲是不是已经认出自己,因为自己拿大伯的形象恶作剧,父亲生气,才故意不认自己?

    可问题是,看到父亲那一脸无辜的表情,又不像在说假话。

    天啊!父亲居然连大伯都不认得,他是失忆了吗?

    “大夫,请问你叫什么名字?”青罗汗汗地问。

    “我叫做琉玉。”云河回答。

    琉玉?

    父亲从来都没有这个名字!

    自己不可能认错人!

    这个世界上,又怎么可能会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灵魂一模一样,就连紫莲都一模一样的人呢?

    看来,母亲的预感没有错,父亲的灵魂气息确出了些问题。这是导致他记忆丧失的原因。

    没想到,父亲失忆之后,会成为这里的大夫。

    幸好父亲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在这个世界还突破成神,应该这段时间过得还不错吧!

    要是现在突然与他相认,可能还会吓着他,毕竟他现在并不认得自己。

    看来这件事,得要跟母亲从长计议了。

    想到这里,青罗便道:“琉大夫,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不过,你刚才施展的医术实在太过神奇,我便好奇走过来见识一下,一睹你的风采。请你别介意。以后我在医术方面有不懂的地方,可以请教你吗?”

    “当然可以,年轻人,你也懂医术吗?”云河惊讶地问。

    “懂得一点。”青罗汗笑。

    “很好,看来我们是志同道合者。”云河笑道:“指导不敢当,我们就当是交流就好。”

    从小在飞狐谷长大,青罗是个天才,把大家的才艺都学了个遍。

    慕雪逸的炼丹术,赵英彦的剑术,孟飞熊的阵法神通,自家爹爹的易容术,炼器术……

    总之,青罗集大成于一身。

    现在他幻变成木星的模样,根本就不需要借助变身腰带这种辅助的道器,可以凭神力直接幻化,能达到以假乱真的地位。

    青罗,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且他还有一门别人没有的神通——穿越时空。

    这可是个十分牛逼的儿子。

    所以现在,从未来穿越回二十载之前的时空救他父亲。

    失忆的云河对此浑然不知。

    只不过,云河所中的慑魂香之毒已经化解,心智就恢复如常。他从青罗的反应,隐约感觉到,青罗可能跟以前的自己认识。

    否则,又怎会说,从前在自己这里治过病?

    须知道,云河最近每天都来这里,他天生就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凡在雷族过见的人,他都不会忘记。

    他很清楚地记得,今天是跟青罗第一次见面。

    顶着木星的脸出现在云河面前的青罗,给云河的第一印象是,怎么觉得这个少年人特别眼熟。

    各各的蛛丝蚂迹,云河对青罗十分在意。

    他在想,看来想找回以前的记忆,这个人也十分关键。

    只不过现在是在暂住区,众目睽睽,他也不能直接询问青罗关于自己过去的事情。

    于是云河只好假装跟青罗并不熟。

    “年轻人,请问你叫什么名字?”云河问。

    “我叫做木星。”青罗道。

    “木兄弟,那以后就多多指教了。”云河谦虚地说。

    青罗怀中抱着一只紫色的小猫咪,此刻小猫咪“喵喵”地朝着云河呼叫。

    云河这才注意到这小家伙。

    小猫赶紧卖萌,做了一个可爱的表情。

    云河笑道:“木兄弟,你的猫很漂亮呀!”

    呃,青罗心里无语。

    父亲,这只猫是你养的啊!

    果然,小猫听了云河的话,表情好受大击。

    坏事了,小狐狸连自己都忘记了。

    小猫不甘心,从青罗怀中挣脱,一扑跳入云河怀中,在云河怀中使劲地揩。

    小猫想哭的心情都有了。

    小狐狸,你怎能忘记我?是谁把你害成这样?

    小猫心痛极了!

    云河并不知道,此刻小猫正在为他悲伤。

    云河下意识就抱着小猫,觉得这软萌小动物抱起来,连心都会萌化呀!

    他一向对小动物没有免疫力,小猫也不例外。

    抱着猫,他笑得好高兴。

    “琉大夫,看来这只猫很喜欢你呢!”青罗意味深长地说。

    “嗯嗯。”云河开心地笑了笑。

    可是,他马上又想到,小金蛇和小灰兔的下场,他的心突然一沉,苦笑着,把小猫还给青罗,道:

    “不好意思。我有些害怕毛皮动物,猫还给你了。”

    害怕?

    青罗可不这么认为!

    刚才笑得连眼睛都闪着星星的表情是在骗谁?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说?为什么要克制自己的感情?难道他有什么难言之忍或者受到什么威胁?

    青罗抱回小猫,心情变得有沉重。

    看来父亲在雷族神域生活的这段时间,过得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好。

    这时,青罗又看到唐紫希和雷丽丝正在往这个方向飞过来,他赶紧用神念对唐紫希道:

    母亲,不好了!父亲失忆了,他不认得大伯,估计连我和你也忘记了。你待会见到他,千万冷静,别激动。装作第一次见到他。咱们见机而行。

    唐紫希收到这个消息,相当吃惊!

    她跟雷丽丝双双降落在云河和青罗面前。

    “木先生,没想到你的动作真快,这么快就跟我们的琉大夫攀谈起来了。”雷丽丝似笑非笑地问。

    青罗冷着脸道:“琉大夫的医术旷世罕有,让我惊叹不已,所以忍不住想跟他交流医学的心得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