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启修仙纪元 > 章节目录 第1754章 吞噬精神力
    当高歌迈开脚步,继续大步流星朝着前面走去的时候,安定元等人又一次席地而坐。

    冲神惠子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放心,说道:“我们真的不跟几个人去看看吗?”

    一旁的比撒泰勒疯狂点头。

    他们感动的简直都要哭了,没想到这一行人中还有一个脑子正常的!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毕竟冲神惠子还不是华夏人,是个大和人。

    所以准确的说,这冲神惠子也不能算是“这一行人”中。

    但是安定元等人都不愿意跟着,他们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看着高歌的身形迅速消失在了茂盛稠密的丛林中。

    根据神识的感知,高歌很快就找到了比撒口中“怪异的花”。

    站在一旁打量着,这种怪异的花其实看上去更像是向日葵,只是要高很多,大概一米八一米九的样子,高歌站在跟前的话也得抬着头看。

    等到高歌慢慢靠近的时候,那花朵的花苞瞬间张开。

    已经有了比撒的提醒,高歌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当看到那只血红色的眼睛时候,高歌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下意识扯着嗓子喊了一句。

    “你瞅啥!”

    对方只是一只眼睛,并没有嘴巴,也没办法回高歌一句:瞅你咋地。

    当那只红色的眼睛睁开瞬间,高歌立刻感受到了一个来自外界的压力。

    这同样是一种精神力,也就是神识!

    之前高歌用神识搜寻这些花朵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感知到了这一股精神力。

    那个时候高歌才明白,为什么比撒说,这些花朵可以蛊惑人朝着它们走去,然后被吞噬。

    这就是受到了精神力的干扰,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更让高歌感到惊讶的是,当自己的神识探知到这些花朵的时候,不可思议的是,那些花朵散发出来的神识,竟然被自己的神识所吞噬了!

    在吞噬了这花朵散发出来的精神力之后,自己的神识竟然浑厚了很多。

    于是,高歌立刻决定,这必须得一探究竟啊!

    这也是为什么高歌在感知到这些花朵后却还是朝着这边走来的原因。

    果不其然。

    当这花朵开放的时候,看到那一双红色的眼睛,高歌就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精神力压迫。

    “来得好呀……”

    高歌嘿嘿笑了一声,自身神识飞速运转,迅速笼罩了这一片区域。

    当神识开始扩散出来的时候,那花朵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就像是受到了吸引,开始沿着一种固定的轨迹,就如同河道中的河水,沿着固定的轨迹奔腾不止,而他们最后的重点,都是高歌的神识识海中。

    当花朵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汇入识海中的时候,高歌竟然有一种凉嗖嗖的感觉,顿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好了许多,但是很快,那种凉飕飕的感觉就变成了一种异样的寒冷。

    “卧槽……”

    高歌顿时意识到了不妙,想要赶紧收起神识,却发现这一刻,神识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之前在皓月仙宗的时候,高歌用自身神识灌注了一朵灵花,过程中和现在倒是有些相像,反正都是不受控制了。

    最直观的感觉就是,自己的神识在这一刻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而花朵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就是非常可口的饭菜。

    这就导致自己的神识如同饿狼一样,贪婪地吞噬着花朵中散发出来的精神力。

    可是……

    你特么好歹管一下我啊!

    随着被吞噬的精神力越来越多,高歌也觉得越发的寒冷。

    而且这种寒意还不是由外界传来的,而是从大脑。

    脑瓜子冻得嗡嗡的,仿佛被人塞进来了一箩筐的冰块。

    “要死要死要死……”

    高歌心中不停念叨着,却连张口说话的能力都没有了。

    这一刻,高歌只想说……

    好嗨哦!

    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随着识海中摄入的精神力越多,那种寒意就越发的清晰。

    而且,这一种寒意已经不局限在大脑,而是开始朝着四肢身躯扩散。

    整个身体,在这一刻都仿佛要被冰冻了。

    好在这种寒意并没有持续太久,高歌能够感知得到,随着精神力不停被吞噬,那怪异花朵眼睛里散发出来的红光,此时也在逐渐暗淡。

    按照这样的趋势,恐怕要不了多久,这花朵的精神力就会被彻底吞噬,而自己或许也会从这一种寒冷中苏醒过来了。

    棒棒哒!

    就在高歌沉浸在喜悦中的时候,却忽然察觉到,那种寒意非但没有衰弱,反而还开始愈演愈烈。

    “这是怎么肥四捏?”

    等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高歌整个人都懵逼了。

    周围,竟然有不少那些怪异花朵,真朝

    着他这边汇聚……

    “麻蛋,这是真的想要玩死我吗……”

    高歌内心都要抓狂了。

    按照这样的趋势。

    他觉得,自己这一次真的有可能被冻死在这里。

    早知道之前就不该托大,如果安定元他们现在还在这里的话,或许能够伸出手搭救自己一把。

    心态崩了呀!

    当这种寒冷越发清晰的时候,高歌的意识也出了问题,反复正在逐渐变得淡薄,昏昏欲睡的感觉,甚至有一种记忆缺失感,就是一眨眼,其实已经过去了许久,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高歌的主观意识毫无察觉。

    如果自己身体此时还可以动的话,高歌或许还会尝试着咬一下舌头,将自己从这种朦胧中拉出来,可他连这么做的能力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听之任之。

    “有本事……你就弄死老子!”

    高歌内心深处,恶狠狠咆哮着。

    ……

    另一边。

    左等右等,比撒始终没有等到高歌回来。

    他沉默再三,可还是没忍住,朝着正在打牌的安定元走去。

    “各位,高宗主到现在都没回来,我们是不是要过去找一下啊?”

    安定元转脸看着比撒,疑惑道:“小王啊,高歌离开多久了?”

    “最起码有半个小时了。”

    “哦……玩不玩?”

    “什么?”

    “打牌呀!来呀。”

    比撒:“……”

    他已经意识到,提醒这些人根本没什么用,只能看着冲神惠子,毕竟在他看来,这些人当中也就冲神惠子稍微正常一些了。

    可冲神惠子才感知到他的眼神后只是笑了一声,轻声说道:“无妨的,我们要相信高宗主。”

    “……”

    比撒抓狂了。

    这是相不相信的事情吗?

    就在他准备多说几句的时候,忽然安定元丢掉了手中的牌。

    “来了。”

    听到这句话,比撒大喜过望,下意识朝着高歌之前离开的方向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高宗主回来了吗?没有啊。”

    “我什么时候说是高歌了?”安定元哼了一声,身上气势已经陡然提升。

    符离剑,已经悬停在头顶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