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真爱至上 > 章节目录 第三千一百三十八章 寿宴
    这么大张旗鼓的见她,云懿不知道云轻舞是真的想拉拢她,还是假的,但是不管真假都有逼迫的意思。

    花月皱了皱眉,有些无语地道:“这些云家人真是……”

    “走吧,现在云越承应该也在等我回去了。”

    云懿道。

    两人回到别墅,走进大厅,只见云越承坐在沙发上,朝她们看过来:“回来了。”

    “嗯。”

    云懿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刚才去见谁了?”云越承问道。

    他果然知道了。

    云懿语气淡淡的:“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么,还明知故问干什么?”

    “呵……”云越承被她理直气壮的语气逗笑了,眯起眼看着她道:“告诉我,云轻烟和你说什么了?”

    “她想拉拢我,让我成为她的人。”

    云懿毫无保留的说了。

    云轻烟说她不会告诉云越承,这是低估云懿的智商了。

    今天下午的事情云越承肯定会知道,既然他知道了就会怀疑,不管云懿是出于什么心理瞒下和云轻烟见面的事,只要她不撒谎,在云越承那里就肯定穿帮了。

    既然如此,她为什么要瞒?

    云越承和云轻烟斗法,她可没兴趣当炮灰。

    “她想拉拢你?”

    云越承眼里有些惊讶,其实他也猜过云轻烟找云懿的理由,但是显然没料到云懿竟然这么直接就把这件事说出来了。

    云懿挑了挑眉:“这么说并不准确,准确的说法是云轻烟想让我成为她的人,要么是直接去她那里,要么是藏在你身边当卧底,具体干什么她就没说了,因为她给我时间考虑。”

    云越承眯起眼冷冷地盯着她:“你就这么直接地告诉我了?”

    “不然我还要瞒着你吗?毕竟我没打算背叛你。”云越承道。

    “哦?为什么?”

    云越承眼神有些玩味。

    他根本不信云懿会对他忠心,就算现在云懿答应帮他做事,也是因为小九还在他手里的原因。

    云懿叹了口气:“我连给你当手下都很勉强,你觉得我还会给她当手下吗?”

    云越承看着她,过了一会,呵呵地笑了起来。

    “……”

    云懿面无表情地站着。

    “云懿,你知道吗?每次只有你能在我面前把这些话说的这么直接。”云越承笑够了,忍俊不禁地看着她道。

    云懿并没有觉得这种一种荣耀,语气淡淡地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嗯?”云越承眯起眼。

    “你在云轻烟那边安插了人手么?”云懿道。

    云越承眼神一闪,淡淡地看着她:“这就不用你操心了。”

    云懿挑了挑眉,道:“我不是想打听你的私事,只是想提醒你,这些天我都没出去过,可是今天一露面云轻烟就找上了我,显然她早就知道我回来了,她是怎么知道的?”

    “……”

    云越承脸上的笑凝固了几分。

    云懿淡淡地道:“只能说明她是从你这里得到的消息,你的人里应该有她安插的人,你还是好好查一查吧。”

    说完,她转身朝楼上走去。

    身后,云越承眼神一分分沉下去。

    “小姐,你怎么知道大小姐在他这里安插了人手?”花月小声问道。

    “我不知道。”云懿道。

    “你不知道?”花月惊讶地道:“那你刚才为什么那么说?”

    云懿冷笑一声:“不就是挑拨离间么,好像谁不会似的。”

    云越承和云轻烟本来就是死对头,她也不知道云越承那里到底有没有云轻烟的人,反正话先这么说了,要是云越承真的查出有云轻烟的人,那他们梁子结得更深,如果没有,那让云越承折腾几个自己人也不错。

    花月反应过来她的用意,悄无声息地朝她比了个大拇指。

    “妈的,现在出不去,连想去乐乐都不行。”

    “你女人还是上次那个车模?”

    “什么车模,早他妈是过去式了,现在是个模特,腿不错。”

    “啧,你小子换女人的速度也太快了。”

    “说的好像你没换似的,我听说你找了一个双胞胎,玩得挺开啊。”

    ……

    楼梯上传来两个保镖的对话声。

    云懿有些厌恶地皱了皱眉。

    花月也很不耐烦:“这些都是什么人,比起郁少漠郁少寒他们差远了。”

    他们以前没有接触过多少人,和郁少漠和郁少寒在一起住的时间最长,自然对他们也影响深刻。

    “……”

    云懿眼神微微一变。

    花月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道:“对不起小姐,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

    云懿笑了笑,推开门走进卧室。

    花月跟着她走进去,看了看她,道:“小姐,虽然你和郁先生发生了矛盾,但是这是误会,我觉得你还是那和他说清楚比较好。”

    云懿愣了下,转过头朝她看去:“你为什么希望我们在一起?我不是说过了吗,你可以告诉他,你喜欢他,花月,你没有理由为我牺牲掉自己的幸福。”

    花月一怔,道:“我……小姐,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他在一起。”

    郁少寒又不喜欢她,所以花月从来没有生出过这些不该有的非分之想。

    云懿没说什么。

    她和郁少寒……是真的已经不可能了。

    花月说让她解释,她早就已经解释过了,如果郁少寒会相信她,也不会带着人抓她了。

    而且她为什么要向一个把她逼到绝境的人解释?

    云懿眼神有些悠远地看着窗外。

    等她想办法把小九弄出去,还给司徒云凉,她和他们的联系也就彻底断了,以后应该永远都不会再见了。

    不知道郁少寒会不会喜欢花月?

    或者他会喜欢别人?

    这样也好,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至少他不再孤独了。

    ……

    三天后,是云家家主的生日。

    海岛上一片热闹非凡的场景,这几天云家的人陆续从外面回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几大家族的代表。

    云懿刻意打听了一下,听说没有君家和贺家的人。

    以君家的地位,君家的家主自然是不可能来的,他们连个代表也没派来,显然根本没把云家放在眼里。

    而贺家虽然才刚刚重新出现在几大家族视线中,但是以贺家的实力显然根本没把云家放在眼里,连走过场的形式都没有。

    云懿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她的原因,不过这样一来也好,省得大家见面尴尬。

    寿宴在云家超大的宴会厅举行。

    也许当初最早建造这里的云家人怀有伟大的梦想,会客厅被建造得很大,所以当并没有足够多的人出现在这里时,就显得有些空了。

    不过会客厅还是被装扮得富丽堂皇,云家虽然不行了,但是落地的凤凰还是比鸡强。

    前面两边坐的都是云家的嫡系,清一色的红木椅子最后是一张黑色轮椅,云越承坐在上面,这里是右边距离家主位置最远的距离。

    云懿现在是云越承的人,便站在云越承身后。

    往前一些,云轻烟坐在椅子上,和一名男子吩咐着什么,她身边有一名年轻男子,和云轻烟的眉目有些相似,叫云轻奕。

    这会云家家主还没来,客人们都在随便聊着天。

    “越承,你的腿怎么样了?”就在此时,大厅里忽然响起一道女人关切的声音。

    不知道是不是恰好,刚才还喧闹的大厅忽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朝云越承看过来,眼神都有些微妙。

    云懿朝前面看去,只见坐在靠山位置的一名中年女人满脸关切地看着云越承。

    她叫唐萝,是云轻烟的母亲,坐在她身边的,也是这一排最前端位置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叫云桥。

    云越承表情淡淡的:“谢谢二伯母关心,我挺好的。”

    “那就好,我是听说这几天要变天了,你的腿一到这时候就疼,一定要提前用药泡着,让医生给你针灸,可别到时候疼得下不了床就不好了。”

    如此关切的话,如此关切的语气,可怎么听着都不像是在关心。

    云越承微笑着点头:“好,我记住二伯母的吩咐了,谢谢二伯母这么操心我的腿。”

    “你这话说的,咱们家有谁不操心你的腿?大家都很关心你啊。”

    “嗯,我知道。”

    云越承微笑的表情应答自如。

    在外人面前,他一向装得比谁都好。

    忽然收到一道朝她投过来的视线,云懿偏过头看过去,只见云轻奕正看着她,云轻烟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云轻奕的目光有些意味深长。

    “家住到了。”

    门口忽然响起一道保镖恭敬地声音。

    所有人都看向门口,只见一名白发老人走进来,穿着一身暗红色的旗袍,披着一条锦文披肩,一头银白梳得一丝不苟,目光坚定地看着面前,看上去精神奕奕,虽然已经上了年龄,但却依然气势不减,稳步走向最前面的位置。

    “祝家主扶手天齐!”

    等老太太走到最前面,大厅里响起整齐划一的声音。

    “好。”老太太开口,声音很有气势,锐利的目光在大厅里扫了一圈:“感谢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回来参加我的寿宴,大家都是自己人就随意一些,请坐。”

    大家纷纷坐下。

    老太太笑呵呵地也在自己的位置上落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