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天赋武神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八百八十九章 谈判
    看道几人惊讶的表情,楚天眉头一挑,道:“难道在你们的意识中,所谓的炭基人也等同于牲畜?”

    “不不不!”

    涂昊连连摆手,道:“楚兄,你可别生气,我们刚才是太吃惊了,故而反应有些失态。”

    “楚哥哥,你千万不要生气哦,然然也知道炭基人,但然然从来没见过,所以才会惊讶呢。”涂然然也连忙解释着。

    “楚兄,在我们的认知里,炭基人是非常弱小的,而且不可能来到我们的世界,听到你突然说出身份,我们真的被吓了一跳,因为这彻底打破了我们的常规认知。但无论怎样,我们大家都是兄弟,不会因为是什么身份而改变。

    “当然,这还得看楚兄你,只要你不嫌弃我们几个拖后腿就行,哈哈。”涂昊又郑重地说道。

    “呵呵。”楚天也是一笑,道:“我结交人,从来不看实力,得看品性。若是我楚天看不上的人,我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更不会告诉别人属于我的秘密。”

    “嗯!”几人重重点头。

    “楚兄把这么大的秘密都告诉咱们了,实力还比咱们高却一点架子都没有,我涂某能结识到楚兄这样真正的好友,实在是三生有幸!”

    涂昊几人都心下感动,被楚天的为人和真诚所折服。

    “好了,咱们不提这些。”

    “嗯,楚兄,既然桎梏之道如此厉害,有什么方法可以克制?”

    桎梏双脉,大成者屠神灭魔,如此逆天,如何应对?众人好奇的是这一点。

    至于克制的方法,碑文上提到了。

    “这碑文上说,能克制桎梏脉修的方法有两种。”

    “两种?居然还有两种方法?楚兄,你快说说。”

    楚天略微沉吟,道:“这第一种可能你们都知道,那就是‘龙’,碑文说,龙是天地之灵,真正的龙力,可以压制所有的道,所以那位死去的古王认为,真龙必定能够屠灭桎梏脉修。”

    “龙!”

    “楚兄你……你不就有龙力么!”

    “是啊楚兄,我记得你与背棺佬对战的时候,就动用过龙力!”

    涂昊几人都见识过楚天的龙力龙息,在他们心中,尽管那龙气感应起来很真实,但他们觉得那应该是模拟出来的龙气,并不是真实的。

    毕竟,作为人怎么可能身具龙力?

    “呵呵。”

    楚天摇头一笑,道:“我身具龙力不假,但目前还太薄弱,所以到底龙力能不能对抗桎梏脉修,我也不知道。不过我个人认为,这位死去的古王太理想化了,主要是因为龙在不朽界的人思想中,太过神圣的原因吧。实际上,单纯的龙力,并不一定能压制桎梏之力,得看双方的境界修为。”

    这一点楚天有些体会。

    比如当初熬无言便是真龙之躯,即便他大成化为青龙之时,若真战起来也不会是楚天的对手。

    当然,熬无言化身真龙是在原荒之中,也有可能是受到了天地的限制,故而显得没有楚天的桎梏之道强悍。

    但要说龙力就能绝对压制桎梏之力?这楚天可不敢保证。

    “楚兄说得在理,那么第二中方法呢?”涂良问道。

    “第二种,便是真魔,化身真魔之后,便可与桎梏修士匹敌。至于怎么成为真魔,这碑文上并未说明。那位古王只列举了一场战斗,一名大成桎梏双脉,与一尊大成真魔相斗,最终桎梏双脉战败,自爆与深空之中。这似乎是那个时代中,人们唯一见证过的一名桎梏修士被打败,其余的桎梏修士,都是死于自身无法承受桎梏带来的危害而死。”楚天说道。

    几人闻言,都沉默片刻。

    “楚兄,真魔到底是什么?我记得那些从次元裂缝里跑出来的东西,人们便将其称为魔,真魔是否就是指次元裂缝里那些更强大的魔?”涂昊问道。

    “这我也不清楚,不过从碑文的意思来看,似乎真魔并不是来自于其他世界,而是不朽界本身就存在的。”楚天如此说道。

    “呀,要是有真魔的话,那会不会有真神啊,如果有的话,真神也可以和桎梏修士相提并论吧,嘻嘻。”涂然然这样说道。

    “呵呵。”

    几人微微一笑,涂昊道:“妹妹,如果有真魔的话,很可能就有真神哦,你以后努力修炼,争取成为第一尊真神。”

    “哼,糊弄小孩子呢?要是有真神,也是楚哥哥成为第一个真神呀,他是真正的第一天才,是不是,楚哥哥?”涂然然笑道。

    “我?我其实不算什么,还有比我厉害得多人存在,只是你们没见识到罢了。”楚天摇摇头道。

    “怎么可能呀,楚哥哥绝对是天下第一奇才,不会有人比你更厉害的,那个背着棺材的家伙都不如你,还能有谁啊。”涂然然噘着嘴道。

    哒哒哒……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突然传出,后方,出现一人。

    “这些讨论毫无意义。”冷淡声音传入众人耳中。

    “你、你跟着我们干什么!”

    几人转身一看,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背棺人。

    背棺人突如其来,让涂昊几人很是不安,毕竟背棺人的实力,要比他们任何一个都强。

    背棺人直接无视涂昊等人,看向了楚天:“她还没来杀你么。”

    “没。”楚天平淡道。

    “呵,还真能忍。现在你也清楚了,她要夺你的脉,你不怕死么。”背棺人淡然道。

    “有你在,我怕什么?”楚天却是一笑。

    “我?”背棺人眉头一挑,冷道:“你别寄希望于我,我又不会保你性命,相反,我倒是期待她早点把你杀了。”

    “哦?你不是说要留着我,三年后一较高下么?”楚天道。

    “用不着,相比于强大的实力,我的好奇心便没那么重要了。她杀你取脉,我再杀她取双脉,嗯,如此一来,成为三脉桎梏,你死活还重要么?不重要。”

    背棺人环抱着双手,目光中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期待之色。

    “想法是不错,但你不觉得过于天真了么?”楚天丝毫不慌,缓缓补充道:“你与那个灵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若是让她先夺了我的脉,你还战得过她?如不出意外,她会第一时间杀掉你,夺取你的金属脉,自己成为三脉桎梏。”

    背棺人依旧一副淡漠的模样,道:“你怕?实话告诉你,初成桎梏之时,并不见会实力增强,相反……你应该明白的,所以她杀你之时,才是我最好的机会,所以,我先谢谢你。”

    楚天脸色微微一沉。

    这一点楚天也知道,初入桎梏之道,会受到桎梏折磨,而非实力变强!

    可有一点,背棺人他不知道,那就是并不是拥有两条金属脉,就可以踏上桎梏之道,得先活下来才行!

    想要走上桎梏道的人何其多?历史中,一定有成千上万的人拥有过双脉甚至是三脉,可真正大成者又有几人?

    能听过桎梏的第一关,才有资格被称为桎梏修士!

    比如从前,楚天修刀剑之道,那是亿万岁月以来,第一个真正踏上巅峰的桎梏修士,浩荡历史中,仅他一人而已。

    漫天黄沙飞舞,背棺人的身影消失在远方。

    “楚兄,这可如何是好?那个灵太强大了,不如咱们赶紧寻找出口,逃离出去吧。”

    听到背棺人的一席话,涂昊几人对楚天的状况非常担忧。

    杀门之灵,实力强悍,又擅长刺杀,想要从她手中活下来,几乎不可能。

    楚天自己也清楚这一点。

    如果灵真的杀过来,他几乎是必死无疑。

    不过,楚天倒没有涂昊等人想象的那么担忧,因为他心中已经有了计划。

    “涂兄,你们现在是中位神境,这里面的其他修士,应该威胁不到你们的性命了吧?”楚天道。

    “这是自然。我们化身修罗魔躯,斩中位神巅峰都不是问题,我们不杀别人都已经不错了,谁还敢来动我们。”涂昊点点头。

    “那就好。咱们暂时分开吧,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办。”楚天说道。

    “楚兄,你是怕灵到来,会对我们也动手吧!我们实力虽不如你,但她若真杀来,我们几个拿命去挡,总能给你拖延一点逃走的时间,我们绝不会让你独自面对的!”涂昊十分郑重地数道。

    “对,楚兄,咱们同生共死,我们绝不可能弃你而去,大不了就是一死。”涂良也坚决地道。

    “然然也一样,然然也要帮楚哥哥,然然也不怕死。”

    “楚兄,你放心,关键时刻,我蒙焕第一个冲上去,哪怕是死,也不拖你后腿。”蒙焕也表态。

    听到这一席话,楚天心中甚是欣慰,自己果然没结交错人。

    “你们的心意我明白,不过我可不是要自己送死。实话说吧,我要去主动找到灵。”楚天说道。

    “啊?”涂然然瞪大眼睛,道:“你主动找她,不就送……”

    “楚兄,你这是何意?主动找她,岂不是更危险?”涂昊等人也不理解。

    “谈判,我要和她谈判,所以你们只需照顾好自己就行,我此去绝无生命危险。”楚天说道。

    “这……”

    几人互相看了一眼,搞不明白楚天要怎么个谈判发,那个灵看起来似乎没有正常人的意识,她会接受谈判么?

    “放心,我不会哪自己的命开玩笑,你们自己保重。”

    “楚兄,真的不要我们跟着么?”涂昊追问一声。

    “不必,灵杀意很重,她不主动追杀你们,不代表你们出现在她眼前,她也不动手,所以你们远离她即可,我自己去就行。”楚天说道。

    “唉,那好吧。楚兄,你一定要珍重啊!”

    涂昊等人闻言,也不再多说什么,目送楚天离开。

    ……

    独自行走在荒芜的大地上,楚天在一个隐秘的洞穴中,盘膝而坐,也没修炼,就这样静坐着。

    第三天。

    “你小心过头了,背棺人早已探测不到我的方位,你可以出来了。”

    突兀地,楚天朝着洞口的方向开口。

    “从一开始你就一直隐匿着跟随我,除了担心背棺人会插手,你还在担心什么?不妨出来聊聊。”

    前方没有任何反应,楚天似乎在自言自语。

    过了好一会儿,楚天又道:“你若想要我的脉,我完全可以送给你,现身吧,这不是什么计策,我与那背棺人之间不存在什么密谋交易。”

    这话一出,洞口处忽地闪出一道光影。

    唰!

    一柄利刃,以破空之势袭来,直射楚天的头颅。

    那恐怖利刃,是楚天见过速度最快的兵刃,以楚天现在的实力,根本没办法防御。

    所以,楚天连一丝神力都没调动。

    “杀我,你最多只能得到我的十三条银脉而已,你要考虑清楚。”

    铮!

    话音刚落,那柄利刃便停下,悬浮在楚天额头前方,不停地旋转着。

    紧接着,那短刃的后方,一道身影渐渐凝实。

    不得不说,展现在楚天的眼前的,绝对是一具完美的女子身躯,只是表情过于冷漠,看起来倒像是一尊战兵。

    “我明白,你的意识中,一定是以利益为上,一切的行为都与你是否能获得更强大的实力有关。所以,我也不和你谈废话,一共三点,你听好了,自行判断。

    “第一,你若杀我,最多就只能取得我的十三条银脉,这或许可以让你踏足桎梏双脉之道,但由于脉数的限制,你未来的路,也必定被限制,达不到大成之境。

    “所以,你不能杀我,这样你就可以利用我来获取更多的银脉。

    “第二,你得到银脉之后,未必就能踏足桎梏之道,而我曾是另一个世界的桎梏修士,我比任何人都了解这条道路中的‘桎梏’,不杀我,我可以给你最好的指引,让你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

    “第三,你现在最大的敌人是背棺人,我可以配合你,设下陷阱将他捉拿,要杀要是利用他获得更多的异脉,随你便。”

    这三条,对于一个只懂得区分利弊的灵来说,无疑有着巨大的诱惑力。

    因为此时,楚天对于灵不存在任何威胁性。

    灵漠然地注视着楚天,半晌,她扬起白皙的手掌,手中短刃划向楚天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