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剑道凌天 > 章节目录 第1554章 汪荃
    第1554章 汪荃

    颜婆婆听到凌天凡这番话,脸色一变。

    狠狠的瞪了凌天凡一眼。

    真的是扫把星。

    她赶紧对着长弓昔说道:“小姐,我们走吧。”

    长弓昔没有理会颜婆婆,她问道:“你要救人?”

    “是的。长弓昔小姐,你既然认识那汪荃,能不能帮我通报他一声?”凌天凡说道。

    颜婆婆立刻急了,她说道:“小姐,汪荃的事情,我们不该管!”

    “我父亲掌管灭鼠城的刑律,若是在灭鼠城里有人违法乱纪,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长弓昔说道。

    凌天凡听到这话,暗自佩服这长弓昔的善良和正直。

    在这尔虞我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世界,这种人,他已经很少见了。

    “俗话说,刑不上贵族,律不加功勋!刑律不过是用来统治普通的百姓,汪荃可是三城主之孙,灭鼠城的刑律在他的身上可没有效!”颜婆婆说道。

    灭鼠城当初可是九位城主一同打下来的。

    在自家的地盘上,捏死几只蚂蚁,这算是过错吗?

    显然不算。

    最多罚酒三杯。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正因为你们大家都是这种思想,所以,灭鼠城的各种歪风邪气才会助长。谁说刑不上贵族,律不加功勋的?我们灭鼠城的城规城法,那是城主犯法,都与百姓同罪!”

    长弓昔态度很认真的说道。

    她不再理会颜婆婆,看向凌天凡的眼眸,说道:“凌天,你说你朋友被囚禁在汪荃的洞府里,你可有证据?”

    “她若不在里面,我愿意担责。”凌天凡说道。

    他的推演算计,哪里会有错?

    “你若说谎,以下犯上可是死罪!”长弓昔说道。

    在她看来,凌天凡不过是一个从下界飞升上来的知命境,没有什么背景。

    死了也不会有人关心和过问。

    “我明白。”凌天凡点点头。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闯一闯这汪荃的洞府!跟你进去拿人!”长弓昔说道。

    “小姐,我们六城和三城之间的关系,本来就紧张。你若是这么去跟汪荃冲突,只怕跟你爷爷那边不好交代呀。”颜婆婆赶紧劝说。

    “这件事情,我自己会跟爷爷说的!”

    长弓昔心意已决。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身后响起:“咦?长弓昔妹妹,你在我们府邸门前徘徊,这是要找哥哥我吗?”

    凌天凡寻声从身后望去。

    只见一位紫衣少年跟着八位随从,飞落下来。

    这位紫衣少年,知命境七重的修为境界。

    而跟随他的八位随从,修为最低也都是知命境七重。

    “汪荃!”

    凌天凡看到这个紫衣少年的时候,窥探其因果,立刻知道对方的名字。

    “那少女的生死危机,果然跟他有直接的关系!”

    凌天凡凛然。

    长弓昔没想到汪荃不再府邸里,此刻正好从外面回来。

    “汪荃,你回来得正好!我接到人举报,说你非法囚禁他人,人就在你府邸里,还请你配合我一下,我要进去搜查!”

    长弓昔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汪荃一听,情绪微微波动。

    随即不介意起来:“长弓昔,我没有听错吧。你这是要来查我非法囚禁他人?”

    “是的。要我再说一遍吗?”长弓昔正色的说道。

    “谁举报的?人呢?”汪荃问道。

    “你让我搜一搜!我若是搜不到人,那自然将那个人交给你处置!”长弓昔说着,目光还从旁边的凌天凡身上扫过。

    汪荃大笑起来:“长弓昔,哪凉快哪待去吧!无凭无证,就想搜查我的府邸?你将我汪荃看成什么人了?我还说,我接到举报,说你府邸里私藏的‘山’组织的成员呢!我现在就要带人搜查你府邸,不,连你们六城主府邸也要搜查!你快配合我!”

    “你……”长弓昔大怒。

    不过,汪荃这番话怼得也有道理。

    她若是要搜查汪荃的府邸,可需要律法殿发搜查令,然后让执法殿的人去执行,才能够搜查。

    “那你给我等着!我有人证,我这就让律法殿开搜查令!”

    长弓昔大声说道。

    说着,她真的传音给律法殿的执事长老。

    律法殿的执事长老哪里敢?立刻传音给长弓昔的父亲,也就是律法殿的殿主长弓白!

    “胡闹!昔儿,你赶快给我回来!”长弓白传音叱喝道。

    “父亲,你不是要整顿灭鼠城里的歪风邪气吗?这汪荃,若是真的为非作歹,草菅人命,那我们律法殿,正好可以那他杀鸡儆猴!”长弓昔传音说道。

    “胡闹!谁是鸡,谁是猴?要整顿灭鼠城的歪风邪气,需要从下到上,徐徐图之!汪荃是三城主的孙子,是灭鼠城的主人之一!你若是要动他,那可不是整顿歪风邪气,而是六城主和三城主之间的政治斗争!现在,还不是时候!”长弓白喝道。

    “可是……我有人证……”长弓昔不服气的说道。

    “将你的人证带回来见我!将他藏好,不然,他第二天,可能就会被汪荃给捏死!”长弓白提醒着。

    长弓昔犹豫了一下,衡量利弊,最终还是妥协下去。

    是她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她目光看向凌天凡,悄悄传音说道:“凌天,父亲就是律法殿的殿主。他刚刚传音呵斥了我,说我们还不能动汪荃。要动汪荃可不是简单的汪荃一个人的事情,而是牵扯到六城主和三城主两个派系的政治斗争。我父亲让你跟我回去,我们会保护好你的。不然,可能你明天就可能被汪荃派人给捏死。”

    凌天凡其实从因果里,已经推演出了长弓昔的父亲不敢插手进来。

    他一点都不意外。

    “长弓昔小姐,谢谢你敢伸张正义。不过,这里的事情,我自己处理就行了。”凌天凡淡淡的说道。

    他没有用传音。

    “你……”

    见到凌天凡没有用传音,长弓昔很意外。

    这岂不是暴露他自己了吗?

    “小姐,这个人脑子有病,自己想找死,我们不用管他了!我们走吧!”

    旁边的颜婆婆传音说道。

    而汪荃听到凌天凡的话时,眸子一凛,看向了这一直都被他忽略,以为只是长弓昔随从的凌天凡。

    “小子,就是你像长弓昔举报的我?”他开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