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谦 > 章节目录 第44章不惹为妙
    回到星城后,王谦跟和尚去了一趟还没开张的小吃店,把分来的那些东西都藏在了阁楼上。

    至于这些东西怎么出手,王谦没有多想,和尚拍着胸脯说包在他身上。

    “这些玩意尽快弄出去,不过要隐秘些。实在找不到门路,就丢给你师兄,咱们要独善其身,明白吗?”王谦嘱咐一番后,直接回到了家里。

    明明只出去了两天,却像是几个月没回来一样,令人身心俱疲。

    不过收获倒是不错,那些古物先不说,自己身上的这两样东西,就足够王谦研究很久了。

    从包里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个花盆,尽管在墓穴中那样颠簸,细嫩的幼苗还依旧挺立着,没有任何损伤。

    王谦把它放在了阳台上,浇了一遍水后就不管了。

    这玩意能散发出浓郁的生气,可到底只是一株幼苗,让王谦无从下手。干脆先养着,等它长大了经得起折腾了再说。

    而后他躺在了床上,拿出了那个铃铛,上头已经系上了一根红绳,他从宾馆窗帘上扯下来的。

    这铃铛看起来很是一般,除了具有年代感外找不到其他信息,上面也没有雕刻任何文字或图案,设计也十分常见。

    但只要带在身上,王谦就能感觉精神充沛,仿佛精力永远用不完似的。

    “是个不错的宝贝。”这是王谦的评价,这玩意应当算是他这一行最大的收获了。

    不仅可以驱走疲劳,王谦最看重的一个功能便是随时随刻能清心静神。

    要知道因为阳火的缘故,王谦不能有太大的欲念,尤其是对女人的,否则阳火一烧起来,那可是要人命的。

    可只要有了这个铃铛,他就能克制住那些意外产生的欲念,譬如一不小心和哪个美女有了亲密接触。他也不是圣人,总归有难以把持的时候,真到那时候可就惨了。

    至于这个铃铛叫什么名字,王谦也想好了,就叫它安魂铃好了。除此之外其他方面也没什么好研究的了,从墓穴出来后王谦就一直在琢磨,发现这铃铛的功效似乎只有这两个。

    将铃铛放在一旁,王谦打算美美的睡上一觉。虽说他戴着铃铛能缓解疲劳,可睡觉是一件十分舒坦的事情,偶尔也要放松一番。

    可惜他脑袋才落到枕头上,手机就震动了起来。

    “喂,哪位?”

    “王大师吗?是我,高凤。”电话那边的声音有点小小的娇羞,让王谦感觉莫名其妙。

    难道自己的人格魅力又上升了,让这个富家女也开始对自己倾心了?

    “王大师,你现在有空吗,我想请您吃个饭,就上次的事情。”高凤旁边似乎还有人,能听到细微的谈论声。

    想想上次走后,那些二代们也没找过他,让他颇为失望撒下的网没捞到鱼。不过已经捞上来的也不能浪费了,王谦没多想就答应下来,换了身衣服出门了。

    高凤已经定好了包厢,是一家叫百味楼的中餐厅,在星城还挺有名的,门前停的也都是不下于百万的车。

    自己是不是该买辆车了?抱着这个想法,王谦走进了百味楼,在服务员带领下找到了高凤。

    “呀,王大师来了!”高凤起身相迎,包厢里本热烈的讨论声也逐渐停息了,一个个充满好奇的向他看来。

    有些熟面孔,都是上次在工地上见过他的。

    “王大师。”

    “王大师。”

    一个个都露出十足的好奇,毕竟上次王谦展露出来的神奇,到现在他们都想不出其中的原理。虽说不至于像沈宇宙那般对王谦产生崇拜,可都是愿意去结识王谦的。

    而那些没见过王谦的,也是不断的打量着他,想看出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神奇之处。

    让王谦意外的是,今天沈宇宙和沈招弟都不在。

    “王大师,我敬你一杯。”

    “叫我王谦就好。”

    “那我和沈宇宙一样叫你谦哥吧。”高凤眨了眨眼睛,透露着几分俏皮。

    王谦入座后,气氛便逐渐开始活跃起来。虽然大部分时候话题都是围绕他进行,但他却无法融入进去。到底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相谈起来总是有点违和。

    而这场饭局正如高凤所说,纯粹只是为了上次的事情表谢,同时也想和王谦拉近一下关系。

    酒足饭饱后,王谦找了个由头走出包厢。和这群富家子二世祖吃饭,让他难以放开。

    “廖总,真是不好意思。”正这时,旁边的包厢走出一行人,吸引了王谦的注意。

    当先走出包厢的是个女人,穿着干练的职业装,脸上有淡淡红晕,应当是酒精所致,让她在冷艳之中更添几分妩媚。

    这样一个女人,走在街上回头率绝对是百分之九十九,剩下那百分之一都是瞎子。

    沈芙兰,她怎么会在这?

    王谦转过了身,假装玩手机背对着他们,他好歹坑了这大小姐两百万,见着人家心虚。

    “沈小姐既然身体不适,那咱们下次再谈吧。小岳,送沈小姐回去。”和沈芙兰一起出来的那个中年老总说道。

    “不用了,我还得去趟洗手间。”沈芙兰带着一点点拒人千里之外的微笑,说完转身就走了,今天她也没带助理出来。

    等沈芙兰消失在视线中,那中年老总不屑的哼了一声:“什么玩意儿,酒都不喝也学人出来谈生意,要不是看你是沈家小姐老子今天非得把你搞上床……”

    廖总满脸不爽的回了包厢,不远处的王谦看着楼道尽头沈芙兰消失的方向,想了想后还是和高凤他们道别追了上去。

    刚出百味楼大门,就看到那个冷艳无双的女人正撑着一辆两百万上下的黑色x5m,捂着胸口作干呕状。

    她应当是没喝多少酒的,不过看她皮肤表面那明显有些异常的块状红斑,王谦就知道这个女人应该是酒精过敏,而且还是挺严重的那种。

    本来他是不想跟沈芙兰有过多交集的,但看到一个女人孤零零的出来应酬,哪怕撑在车旁干呕也没人照料,王谦总归是有些心软。

    想了想后,还是到旁边便利店买了瓶水,往沈芙兰走去。

    “王八蛋,敢灌我喝酒,老娘迟早让你断子绝孙……”刚走进几步,王谦就听到了恶毒的咒骂。

    尽管没看到沈芙兰的表情,可单听那语气,王谦大概就能想象出她那美貌冷艳的脸上,如今是多么的狰狞阴狠。

    看了看手中的矿泉水,王谦默默的后退着。

    这女人……还是不惹为妙。

    但这时候,干呕一番的沈芙兰站了起来,正打算开车门的时候余光就看到几步外站着一个人,扭头一看,惊讶出声:“是你!”

    王谦能看到她惊讶过后眼中闪烁的怀疑和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