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谦 > 章节目录 第117章抓药
    王谦拿着郑老板的黑卡,眼中带着笑意,看着郑老板的身下,此时的郑老板还是没有从那种状态中解除,王谦可以看到郑老板眼中的急切,这老家伙迫不及待的想要送走王谦,然后自己该干嘛,就干嘛去。

    该找小老婆就找小老婆,该安排的事安排妥当。

    “咳咳,王大师,晚上我有个宴会,如果可以最好在宴会之前将药汁熬好,这对我非常重要。”郑老板看王谦站在那里不动,终于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宴会?王谦知道这是郑老板晚上要把自己的药汁当做宝贝分享给他的朋友,郑老板的朋友圈非富即贵,如果知道了王谦金阳丹的犀利之处,一定会食髓知味,那么对于自己这些人就会有所求,有所求会方便王谦做很多事。

    王谦想到了这里,转身就走。

    郑老板终于松了一口气,从昨夜憋到了现在,虽然说郑老板憋得十分难受,但心情却异常舒畅。

    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停在郑氏药业的门口。

    王谦从商务车上下来,手里还提着几包草药,为了避免自己的配方泄露,王谦在其余的药店买了一些别的中药,才来到了郑老板旗下的药店。

    郑家药房位于鹏城的商业街,这里寸土寸金,来来往往的人潮和冷清的郑家药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装修的古色古香的郑家药房,带着特有的高冷屹立在这条商业街上。

    王谦推开了郑家药房的门,药房里面有两个须发皆白的老中医在那里下棋,看到有人进来,两个老者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身为鹏城著名的中医,想要他们看病需要预约,所以这两个老者对于上门的王谦视若空气。

    王谦走到柜台前,一个年纪在二十岁左右,皮肤白皙面容姣好的女店员接待了王谦。

    “先生你好,请问你想买什么?治疗什么病,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些非处方药,要是开处方药的话,需要医生的处方单。”女孩的声音很公式化,礼貌不失平淡。

    现在由于西医的横行,即使是传承了两百多年的郑家药房都开始经销起了西药,这让王谦有些不满。

    “小姐,我买中药。”王谦皱眉说道。

    那个女店员再次用公式化的音调说道:“先生,请你把药方单给我。”

    “我没带。”王谦实话实话到。

    在一盘下棋的两个老者,一胖一瘦,那个清瘦的老者有些奇异的看了王谦一眼。

    “没带的话回去取一趟吧。”女店员以为王谦是来调戏她的,中药的单子一般都很长,十几味中药名字对于外行来说都很难记得住,更别说那些剂量了。

    王谦也不以为意:“熟地一钱,生麻黄一两,鹿茸片三两五钱……”

    王谦一连报了一串中药的名字和剂量。

    刚开始那个接待王谦的女孩只以为王谦是来买中成药的,她已经准备好给王谦推荐一些简单中成药,没想到王谦一连报出了一串中药的名字和剂量,这让女店员变得猝不及防。

    她的嘴巴张开,惊讶的看着王谦,王谦长得很帅气,这也是她一开始有礼貌的原因,要知道一般的人来这里,这店员是非常高冷的,等到王谦把药方背了出来,女店员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小姐,去抓药吧。”王谦看着呆若木鸡的女店员催促道。

    “奥!好,我马上去。”女店员刚离开柜台去中药柜子那里,就想起来了什么事。

    “先生,请你再说一遍,这药方,我没记住。”女店员脸色有些红。

    王谦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药方。

    “呵呵,这小子有点意思,年纪轻轻开这么多补肾的药,年轻人啊。”那个胖老者,抚了抚自己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

    “小子,老夫观你气色阳气冲顶,肾气丰盈,开这么多补药,不怕把自己补死吗?”那个清瘦老者听到了王谦的药方,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他走到王谦的身边,打量着王谦眼神严厉中带着一丝鄙夷,在他看来王谦虽然面容俊秀,但是心术不正。

    女店员此时正在抓药,听见这老者的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先生,陈老可是鹏城数一数二的老中医,给不少达官贵人看过病,就连市长都把陈老当做座上宾。”女店员对王谦说道。

    “呵呵,陈老,我这不是给自己吃,是给别人吃。”王谦对于这个老者十分客气。

    “胡闹!你这么补,就是大象都得爆阳而亡。”陈老吹胡子瞪眼睛的说道。

    “抓药。”王谦索性不再搭理陈老。

    “无知小子,明天如果你还能活在这个世界上,老夫的名字倒着写。”陈老见王谦没有搭理他,愤而转身回去接着和那个胖老头下棋:“将军!”“将军!”

    一连两个“将军”,陈老的对手被杀的丢盔卸甲,似乎是陈老不想看到王谦,和胖老头走到了药房里面的休息室。

    等到女店员抓到最后一味冬虫夏草的时候,发现库存不足,向王谦道了个歉,去库房取药。

    这时,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停在了郑家药房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身穿名牌服饰的青年,青年油头粉面,带着一副蛤蟆镜,搂着一位妙龄女郎走进了郑家药房。

    马上就有另外的一个店员来接待他,女店员的脸上带着发自心底的笑容,连忙对那个青年笑着说道:“张公子,您来了,今天还是老规矩吗?”

    “恩,所有的冬虫夏草,今天我全包了。”这青年一上来就说道。

    那个店员听到这青年的话,一愣:“张公子,您每次不都是买一斤么?今天的冬虫夏草别的客人也想要,恐怕……”

    “我不管,今天这冬虫夏草,我包定了,怎么还怕我拿不出钱来吗?”张公子一脸的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