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谦 > 章节目录 第343章渡边阳一的算计
    香川纪子冷哼了一声,随后走到了郭思文和郭建龙父子二人的身前,将二人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裹住了自己曼妙的身躯。

    郭建龙和郭思文还是沉迷于幻境当中。

    对于这两个普通的凡人来讲,那种幻境根本不是他们能够破除的。

    而苏酥因为和香川纪子有着一个共生印,所以她可以无视这幻境。

    穿上了简单的衣服,香川纪子心知自己今天留下来,再也没有好处,转身便想走。

    而王谦也知道自己根本奈何不了香川纪子,他也感觉到了苏酥身上共生印的复杂程度。以他目前的道法根本没有办法将苏酥的共生印解去,留住香川纪子又能怎么样?

    能杀了她么?很明显不能。

    看着香川纪子走开,王谦也是踉跄的靠在了苏酥的身上,胸口的这一番失血让王谦的战力也是下降了几个层级。

    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受这么重的伤,就在香川纪子要离开王谦视线的时候,一道黑影蹿向香川纪子。

    王谦眼瞳骤然收缩,他看清清楚楚那道黑影竟然是渡边阳一。

    渡边阳一浑身都涂满了血液,一瞬间就把香川纪子扑倒,而后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

    匕首带着寒芒扎向香川纪子。

    香川纪子的狐狸尾巴自动护主,然而渡边阳一手中的那把匕首却是穿过了狐狸尾巴。

    香川纪子也没有想到这种变故,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匕首已经插进了她的锁骨之上,一丝鲜血飚射了出来。

    在匕首扎进去的一瞬间,香川纪子的浑身力气消失一空。

    王谦身旁的苏酥立马捂住了自己的锁骨处眉头紧皱,痛苦的冷汗都流了下来。

    渡边阳一却是再一次将匕首举了起来。

    王谦此时可不敢怠慢,他终于见到了共生印的变态之处,将纯阳无极功运转到极致,整个人的速度提高了两倍,跑动间带着残影,朝着渡边阳一冲了过去。

    然而一直对王谦百依百顺的渡边阳一听到王谦跑动间的风声,此时却露出了冰冷残酷的笑容。

    “住手!!”王谦大声的呼喝着,并且朝着渡边阳一的方向激射了过去。

    “不要过来!”香川纪子虽然不知道渡边阳一为什么对自己产生杀意和攻击自己,现在的她也是刚刚施展完魅惑之术,身体也正是虚弱的时候,才会被渡边阳一袭击。

    然而那丝残酷的笑容,香川纪子是已经看到了,她知道渡边阳一很有可能冲的不是自己而是王谦。

    王谦离渡边阳一只有两三米的时候,只见渡边阳一手里拿出了两张符纸。

    砰!的一下,其中一张贴在香川纪子的身上。

    “啊!!!!”香川纪子痛呼一声。

    这一声让王谦都有些心底冰冷。

    而后渡边阳一用手用力一扯,瞬间便将香川纪子身后的狐狸尾巴拽了下来。

    那狐狸尾巴上还有着一丝丝血迹,可想而知香川纪子承受的痛苦。

    狐狸尾巴被抓下来的一瞬间,便变成了手指大小,在月光下似乎还闪烁着光华。

    但是,那种痛彻心扉的痛觉,让香川纪子这个修行者都忍受不住。

    而苏酥更是被痛得晕了过去。

    这一切只在电光火石之间完成。

    王谦冲到了渡边阳一的身前,只见渡边阳一手中再一次出现了另一张符箓,朝着王谦拍过来。

    刚刚王谦并没有从渡边阳一的身上感应到什么危险,然而当这枚符箓出现之后,王谦心中顿时就是一沉。

    阴阳师的符箓和道家的符箓不同。道家的符箓是利用道家的文字配合朱砂,加上特殊的画符手段形成,而阴阳师的符录则是在每一张符录里面封印着一个怨灵,用怨灵来激发符箓的力量。

    此时渡边阳一掏出来的一张符纸上就是画着一张鬼脸,鬼脸上的神情十分的阴邪。

    “疾!!”渡边阳一口中大喝。

    符箓马上发出光芒,而后一个厉鬼便朝着王谦扑了过来。

    王谦手中的钟馗剑一划,砰!的一声,将这厉鬼斩杀、

    厉鬼化作了一片浓厚的白雾。

    然而斩杀这厉鬼之后王谦的心中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是显得更加的警惕了起来,因为渡边阳一和香川纪子竟然再一次从他的眼前消失。

    仅仅是斩杀一个厉鬼的时间,便失去了两人的踪迹。

    “渡边阳一,难道你不想要解药了吗?”王谦站在原地,冷然的说道。

    他可以确信渡边阳一和香川纪子并没有走远。

    “王谦,我会蠢到以为你真的会给我解药吗?你们华夏人什么德性我是知道的,背信弃义一向是你们遵守的信条!”

    尽管现在香川纪子关系到苏酥的安危,但是王谦听到渡边阳一这么说,仍然是毫不客气的讥讽道:“论起背信弃义,谁是你们东瀛人的对手?东瀛人,不,应该说东洋狗最擅长的就是反咬主人一口,渡边阳一我劝你马上出来把香川纪子交出来,否则的话,今天我从这里走开的第一件事就是去你东瀛国将阴阳师协会连根拔起。”

    渡边阳一听到王谦的话更是狂笑出声:“王大师,你真的以我会怕你那所谓的毒药吗?你可能还不知道吧。会长早已经想除掉香川纪子多年,而今晚我则是秘密的奉了会长之命,将香川纪子斩草除根。”

    “你看到现在香川纪子为什么这么虚弱了吗?就是因为她使用了会长给她的大杀器九尾天狐的一条尾巴,这条尾巴,只要我带在身上,就可以压制住体内的一切毒素,甚至避祸怎么样?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本威胁到我,至于说你去东瀛的阴阳师协会作乱,我也是不在乎,你尽管可以去,到时候死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渡边阳一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似乎四面八方都有渡边阳一的声音。

    渡边阳一隐忍了王谦这么久,今天晚上终于将心中的这股浊气发了出去。

    其实他可以马上杀了香川纪子,并且让苏酥跟着陪葬,但是渡边阳一看见绝色的香川纪子,心中却是另有想法。

    此时的渡边阳一在别墅的后方,朝着远处的大路走去,那里有一辆黑色的丰田霸道停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