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谦 > 章节目录 第588章梳着背头的徒弟
    顾山河听到乔燃的话,摸摸胡须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小子要知道中医一道可不是说谁都能够学习的,以你现在的年龄想要治疗植物人?莫说是你,就是整个医学界都对安然的这种病症无从下手,你能解决?当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这一层的冲突引来了越来越多的人观看。

    王谦看到门口的人越来越多,便是一皱眉。

    “林婉,去把门口的人都驱散。”

    “怎么小子,你是怕自己拿不出什么证件,证明自4己的身份而丢人现眼吗?”顾老看见王谦的反应,立马嘲讽道。

    王谦听到顾老的话,淡漠一笑道:“老家伙,从你来到这里就开始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情,你有什么资格,怎么?就凭你那一头假发吗?”

    噗嗤!

    王谦的毒舌再一次成功逗笑了林婉。

    原本林婉的笑点没有这么低。

    但是在王谦的身边,却总是能被王谦的神补刀逗笑。

    随着林婉的笑声,在门口观看看热的那几个医生也是偷笑,笑完之后都捂住了自己的嘴,似乎怕顾老责难一般。

    而顾老被王谦这么一说,那一张老脸之上的神色非常精彩。

    由黄转白,由白转红,由红转青,到最后竟然已经出现了黑色。

    而站在顾老身旁的乔燃,这是观察着顾老头上的头发,很想看看到底是不是如同王谦所说的那样是假发。

    顾老感受到乔燃的目光,恨不得一脚将这个家伙踹出去:“滚,谁再笑,我今后便让她在医生的道路上越走越窄!”

    顾老森寒的声音传出。

    而那些本来还在微笑的医生也全都收了声。

    “小子没有行医资格证书,你就敢在这里行演绎,今天我要报警逮捕你!”顾老已经恼羞成怒,不再打算等下去了。

    王谦听到顾老这么说,摇了摇头,随后将手探到自己的口袋当中,抽出了一张医学协会的会员证书。

    看到王谦掏出一个证件。

    乔燃也是目露惊疑之色。

    他快步的走到王谦身前,看着王谦证件封皮的那几个字,乔燃的脸色变得非常精彩。

    那种半信半疑的神色让他的脸都显得有些扭曲。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竟然是医学协会的人!”

    “什么医学协会?”

    乔燃的嘟囔被门口的几个医生听到了。

    医学协会,可是华夏国最顶尖的医疗组织。

    会员最顶峰的时候也不超过300人。

    每一个医学协会的会员医生的医术都是行业内的顶尖。

    不过,顾老的中医名人堂显然和医学协会平等。

    “竟然是医学协会的人,难怪这么嚣张。不过,小子,你以为医学协会的人就对植物人有办法吗?老夫今天倒要看看你是怎么样治疗这个植物人的!”

    安红豆听见顾老的话,双眸中已经要喷出火焰。

    即便他的父亲是植物人,这顾老也不能这么说。

    “你想看就看?滚出去!”王谦看着顾山河的方向冷喝了一声说道。

    “要滚也是你滚,我是这个医院的客座医生,你是个什么东西?”顾山河冷笑道。

    “他不是什么东西,他是我的徒弟!”

    却在此时门口传来了另一道苍老的声音。

    随着这道声音传出众人都将目光投了过去。

    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精神矍铄的老者站在门口。

    他的手中还捧着一个红木盒子。

    “钱老?!!”

    “啊!竟然是钱老?!”

    “钱老!!”

    一时之间,门口的那些医生纷纷的和钱老打招呼。

    钱老也是笑咪咪的回应。

    王谦听到钱老的声音,脸上也是出现了黑线。

    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成了钱老的徒弟。

    “喂,我说老家伙,你别在那里占我的便宜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又成你的徒弟了?”王谦脸上带着一丝不耐的说道。

    听到王谦这么说。

    站在门口的那些医生,全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小伙子,你可知道钱老是谁?”马上就一个年长的医生瞪着王谦说道:“钱老可是楚州市……”

    这个老医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钱老打断:“没事,我的每个徒弟都这么说,都不承认,我都习惯了。”

    “我靠!”听见钱老这么说,王谦更是有理说不清。

    而顾山河看到门口来的是钱老爷子,冷哼了一声:“钱宝宝……”

    顾山河的钱宝宝三个字刚出口,钱老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立时从原地蹦起三尺多高。

    “顾山河!你再称呼我的全名,信不信老子一拳打死你!”

    钱宝宝?

    王谦,安红豆和林婉彼此对视了一眼。

    随后王谦又拿出了钱老给他的名片。

    名片上是钱宝华三个大字,下边是一串的电话号码。

    想到钱老的名字竟然叫钱宝宝。

    “这么萌?”王谦竟然忍不住的失笑出声。

    钱宝宝?

    无论是王谦还是那些门口的医生,全都是忍俊不禁。

    钱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顾山河,怎么?算上你今天输给我的比试,你在近来的一个月当中已经输了10场,你就这么不服?我的徒弟怎么样?我的徒弟能够治好安然的病。你的徒弟只会在泡妞!”

    钱宝宝说完之后,一双眼睛瞟向站在一旁的乔燃。

    乔燃被钱宝宝这么说,却不敢反驳。

    钱宝宝身为中医界的泰斗,很少有后辈敢于反驳他的话。

    “就凭你的徒弟?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真的好笑,他竟然说他能医好安然?我们都知道安然到底遭遇了什么,他的脑袋经过强烈的震荡,已经变成了植物人,如果你的徒弟能够医好植物人,我顾山河,愿意拜你为师!”顾山河听到钱宝宝数落自己的徒弟,当时便忍不住说道。

    钱宝宝的眼睛就是一亮。

    “你说的是真的?”

    顾山河看到钱宝宝那亮晶晶的眼神,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后悔。

    自己是不是过于冲动?

    钱宝宝看到顾山河沉默了下去,连忙发动周围的群众说道:“哎!大家都听到了,只要我的徒弟能够医好安然,他顾山河就拜我为师!老夫活了一大把年岁!心头最大的愿望就是收这么一个梳背头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