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谦 > 章节目录 第807章黑城
    杜玄有些失魂落魄,他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一个方向,神魂不知道游荡到了哪里,直到大长老冷哼着扫了杜玄一眼,杜玄才感觉到了一股冰寒的气息,从自己的身上掠过,连忙应声道:“师伯。”

    “杜玄,掌门已经快要出关,你小子就以这种精气神去迎接掌门?”郭子奇眼神冷然。

    杜玄唯唯诺诺的应是。

    “好了,这会就到这里为止吧,晚上你派人去给那个张鹤年一点教训。”

    “是。”杜玄连忙的拱手称是。

    而后大长老一摆手让杜玄退出这间房间。

    直到所有人都走出这间房间,郭子奇才对大长老缓缓的开口说道:“师兄,这王谦现在已经是成为了我太乙门的一个心腹大患。我们应当尽早将他除去,但是,想不到他居然连七品的邪骨都可以收服。他现在恐怕已经达到了六品。“

    “不过,这小子现在的行踪太飘忽不定,我们如果要找他的话,倒是有些困难。”大长老叹了口气说道。

    听到大长老的话,郭子奇也是皱了皱眉。

    二人陷入到了沉默当中。

    黑城地处北方,已经进入到了10月末,冬天的气息笼罩住了这座北方的巨城。

    街道上的人们已经穿起了棉衣。

    王谦刚刚下了飞机,就感觉到了一股冷飕飕的寒风,吹拂在自己的身上,和尚这厮更是捂住了自己的脑门,鼻子也冻得通红。

    “我靠!谦哥开什么玩笑?这才10月底,北方现在已经冷成了这样!你说他们的寻龙尺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会不会失灵?”和尚这厮关心的问道。

    王谦却是摇了摇头道:“他们的寻龙尺会不会失灵,我不知道,但是北派风水师协会,很快就会失灵了。区别只是我们该将哪些北派风水师吸收到我们的门下而已。”

    王谦和和尚出了机场之后,便有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停在机场大厅的门口。

    看到王谦和和尚出现在机场门口,那商务车之上马上便下来了一个老者。

    他的头发花白,穿着一身休闲的西装,见到王谦之后,这人大步的朝着王谦跑了过来。

    “王大师,好久不见,前些日子还想着,有机会去南方一次。拜访一下王大师,没有想到王大师这么快就来了北方的黑城,真是让老头子我,欣喜若狂啊,哈哈哈!”张鹤年大笑着说道。

    王谦看到这样的张鹤年,脸上也是挂着微笑的说道:“真的没有想到,那张家村真的和你张大师有关。”

    听到王谦的话,张鹤年连忙说道:“王大师,这也是…说起来,我还真要好好的感谢你一下,没想到那太乙门的人竟然敢在村子当中布置下那种邪恶的东西,这东西,如果王大师你不去处理的话,想必我张家村的所有人都会倒霉,请受张鹤年一拜!”

    张鹤年说罢,想要冲着王谦一拜。

    王谦连忙闪身躲开。

    “走吧,王大师,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接风宴,今天晚上,王大师说什么也要好好的和我喝上两杯。”张鹤年哈哈一笑。

    王谦和和尚也跟着张鹤年上车。

    黑城的一间大型火锅店之内。

    王谦和尚,张鹤年以及十几个北派风水师,坐成一桌。

    十几个人都是脸带笑意,每个人的面前都有一个小小的铜锅。

    铜火锅当中的水沸腾着,王谦和尚张鹤年还在聊着天,而其他的那些风水师只是早已经将桌上的羊肉片,青菜,下入到了铜锅当中。

    和尚这厮更是早已经干掉了两盘羊肉。

    桌上的这些风水师,也都是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看着和尚,羡慕和尚的饭量。

    王谦看着张鹤年,淡淡的说道:“张大师,你可知道顾家。”

    张鹤年听到王谦这么说,立马正襟危坐,脸上带着一丝郑重的说道:“顾家?我原来和顾家走的很近,只不过最近顾家的家主好像是换了人,一些做法也和以前不一样,所以,我也就和那边没了太多联系。”

    张鹤年叹了口气说道。

    其实王谦此次来不仅仅是为了风水师协会,也是为了前一段时间沈芙兰所说顾家药材涨价一事,听到张鹤年这么说,王谦也是摇摇头。

    此时。火锅店之外。

    杜玄坐在车里,手指交叉,轻轻的磕着双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在他的身后几个太乙门的弟子。也全都陷入到了一片沉默当中。

    过了许久。

    杜玄才睁开了眼睛,看着那几个太乙门的弟子,带着一丝疲倦的说道:“你说,那张鹤年今天晚上从机场接了人?”

    一个年级在二十多岁的青年弟子回道:“没错。”

    “这老家伙,竟然还有心在里边给人接风洗尘。有没有看清那两个人长得什么样?”杜玄看着身后的那个太乙门弟子问道、

    那太乙门的弟子听到杜玄的话,倒是想了一想而后说道:“我只看到一个光头,那光头身边好像还有一个年轻人,应该是张家的子侄辈吧。”

    那太乙门的弟子分析道。

    “不管是谁,今天晚上都必须要给张鹤年和那些风水师们一个教训,竟然敢私自出来聚会,看来这张鹤年是想另立山头了。”这青年人冷笑了一声说道。

    杜玄点了点头,哼一声说道:“嗯。丁河,你先进去,尽管给那个张鹤年难堪,这老小子如果敢反抗,或者说对你动手的话,然后我们再进去记住,你今天去的唯一目的就是挑起张鹤年的不满,即使被他打了。也无所谓,今天我们来的目的就是,寻找一个借口,一个对张鹤年和这些风水师们出手的借口。”

    杜玄清冷的说道。

    听到杜玄的话,那个叫丁河的太乙门弟子连忙一点头。

    “还有这个火锅城,是张鹤年的产业,随便砸。”

    那太乙门的弟子马上点头下车,随后便朝着面前这个火锅城内走了进去,此时,由于已经是晚上九点,吃饭的人并不算很多。

    当丁河和几个太乙门的弟子走进来之后,马上就有服务人员上前询问道:“先生,请问您……”

    丁河冷笑了一声道:“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