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11章 情人酒
    “你说,同样是水务局的,怎么差距那么大呢?”

    “依我看呐,这就是水务局的噱头,故意用一个非常垃圾的做铺垫,来衬托赵桐的‘伟大’。”

    “有道理,这回水务局是彻底风光了。”

    赵桐满脸春风,将钥匙放进了盒子里面,交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摆在了最中间,赵桐的礼物虽然最‘小’,但位置却是最显眼的。

    赵桐回到位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老丁,我这礼物怎么样啊?”

    丁启山脸色铁青,低头不说话。

    “哈哈哈哈,怎么了,你不是一直以来都喜欢跟我斗吗?”

    “这回我看你还怎么跟我斗。”

    “丁启山,明白告诉你,这次回去我是铁定要升副主任的,而你很快就要滚蛋了。”

    “你啊,跟你那个废物女婿简直就是一路人。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哈哈哈哈。”

    面对赵桐的冷嘲热讽,丁启山说反驳不了半句。

    他,输的太彻底了。

    人群之中。

    丁梦妍气得浑身哆嗦,看到老爸被人如此欺负却又无可奈何,她真的很想上去给赵桐一巴掌。

    这时,江策默默握住了她的手。

    “不用生气。”

    “还不生气?”丁梦妍眉头紧锁,“你看那个人渣是怎么欺负我爸的?”

    江策淡淡说道“还记得我说过最喜欢看小丑表演吗?”

    “你什么意思?”

    “很简单,赵桐没多久可以蹦跶了。”

    丁梦妍很疑惑,“人家可是送的千万豪宅,而我爸送的是三块六的酒,怎么看,赵桐都会讨得负责人欢心,以后飞黄腾达。而我爸,很有可能会因此被开除,以后不知道要怎么混。你还说赵桐没多久可以蹦跶,到底怎么想的?”

    江策笑着说道“正是因为赵桐送了豪宅,才会惹祸上身,他,实在太蠢了。”

    “怎么说?”

    “等着看吧,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小丑的表演结束了。”

    很快,所有人的礼物都送完了。

    大多数人的礼物都很昂贵,十几万、几十万的比比皆是,不过这些礼物在赵桐那千万豪宅面前,全部都黯淡无光。

    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本次的优胜者绝对是赵桐。

    主持人说道“为了给负责人大人接风,这回真是让大家破费了,大家的心意我一定带到,还请放心。”

    话音刚落,人群之中,江策的手机震动起来。

    他直接挂断,然后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过去,继续若无其事的坐在那看。

    几分钟之后,沐阳一再一次走了出来。

    主持人愣了一下,“沐阳一长官,您还有事要吩咐?”

    沐阳一呵呵一笑,“我在后面听说大家为了迎接总负责人,特意送上了很多‘心意’,所以就来看看。”

    主持人笑了,“大家的心意都在这里,您请过目。”

    在众目睽睽之下,沐阳一朝着礼物区走去。

    沐阳一非常随意的看着,在每一件礼物上都扫了一遍,最后将目光停留在舞台角落地面上的那六瓶阳俊老酒。

    b

    r

    他走过去弯腰捡起。

    “这也是礼物?”

    主持人冷笑道“没错,这是水务局——丁启山的心意。”

    众人纷纷朝丁启山投去嘲笑的目光,丁启山羞愧的把头埋在手臂里头,无脸见人。

    突然……

    沐阳一一把拧开盖子,拿着瓶子仰头就喝。

    咕噜咕噜灌了好几口。

    “对,就是这个味儿,够劲儿!”

    沐阳一的言语动作让众人感觉到困惑,三块六一瓶的次品酒有那么好喝?

    他站起身来,将那六瓶酒高高举起,大声说道“你们所有人的礼物我都看过了,总负责人最喜欢的就是这六瓶阳俊老酒!”

    全场错愕。

    鸦雀无声。

    就连丁启山自己都愣在现场,感觉是不是自己耳朵出毛病,听错了?

    许久之后,众人才反应过来,同时发出惊叹之声。

    主持人也惊讶的说道“沐阳一长官,您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这阳俊老酒不过三块六一瓶,凭什么比其他的礼物更好?”

    沐阳一看着手中的酒,像是看待恋人一般。

    “你们啊,不懂。”

    “我们这些在西境当兵的人,每天出生入死,常常吃不好睡不好,更别提喝一杯好酒了。”

    “这种阳俊老酒是西境最普遍的酒,也是劲道最烈的酒,是我们每一名西境士兵最爱的酒!”

    “我们就是喝着这种酒,慰藉心灵;我们就是喝着这种酒,上阵杀敌;我们就是喝着这种酒,保家卫国!”

    “这不只是酒,更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情人!”

    一番话,慷慨激昂,感人肺腑。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全场爆发出剧烈的掌声,为这群抛头颅洒热血的战士奉上最真挚的尊敬。

    沐阳一再一次举起阳俊老酒,“所以,选择阳俊老酒为胜出者,理所当然!”

    主持人脸色不太好看,他刚刚可是实打实的嘲讽过丁启山,还把人家的礼物丢在地上。

    此刻,他腆着脸说道“是啊,如此珍贵的酒,真是最好的礼物,丁启山同志见解独到、善解人意,了解西境士兵的心意,真正是我们的好同志、好伙伴,让我们为丁启山同志奉上最热烈的掌声!”

    众人纷纷鼓掌,特别是刚刚嘲讽丁启山的那些人,一个个鼓的都很卖力,生怕被丁启山记仇。

    “我早就看出来,此人绝非池中之物。”

    “能体恤士兵,不以金钱此等俗物为礼,真乃大丈夫所为。”

    “丁启山,真是水务局的好同志啊。”

    人就是这样,看你倾倒时,谁都上去踩一脚;而当你崛起时,又都来捧上天。

    短短十几分钟内,丁启山经历了悲喜两重天。

    他站起身朝着众人作了作揖,嘴都笑的合不拢了,满面春风,相当得意,之前的阴霾一扫而空。

    人群中。

    江策看了一眼还处于震惊中的丁梦妍,笑着说道“怎么样,我的推荐挺管用吧?”

    丁梦妍哼了一声,“瞎猫碰上死耗子。”

    “哈哈。”江策微微摇头,说道“那我这只瞎猫就再碰一次死耗子给你看,等一下,赵桐那个‘人渣’就要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