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223章 垫脚石
    第223章

    垫脚石

    就在众人为辛韫送上最热烈的掌声的时候,忽然有一名保安冲了进来,急匆匆的说道:“石先生,外面有一个妇人抱着孩子,要寻求治疗。”

    现场有人不满意的说道:“今天是我们医生的交流会,不看病,让她去医院看病。”

    保安说道:“那妇人说了,刚从医院过来,医院看不好。我看那孩子的脸色很差,随时都有可能会‘走’。”

    石宽沉吟片刻,说道:“我们开医术交流会的目的就是为了精进医术,救死扶伤。如今病人就在门口,我们这么多医生难道见死不救?那这交流会还开个什么劲?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走,带我去看看。”

    看到石宽如此侠义之举,众人深表佩服。

    “石先生真是宅心仁厚啊。”

    “这么重大的场合下,还能分得清主次,放得下身份去给一个陌生人看病,真是我辈楷模。”

    “走走走,大家一起去给石先生助威。”

    众人齐齐走向门口,江策跟辛韫也不例外。

    在众人来到门口之后,才看到一名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孩子,看那样子的身高、模样,应该是四五岁的样子。

    孩子脸色饥黄,眼睛微微睁着,看上去非常的憔悴。

    “石先生,救救我们家孩子吧。”妇人说着就要下跪。

    石宽一下将她搀扶起来,“不用下跪,来,把孩子放到病床上,让我看看。”

    立刻有人搬来一张临时病床,让孩子躺下。

    石宽一边诊断一边询问道:“孩子以前得过什么病?”

    “没有啊,一直以来都好好的。”

    “那他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也不清楚,只是我下班回来就看到他突然脸色憔悴,一直说心脏不舒服,时不时的还痛的满地打滚,吓死我了。去医院也看不好,医生也不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

    “嗯。”

    石宽诊断片刻,说道:“确实有点奇怪,老夫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这时,石宽突然看向辛韫,看似随意的说道:“老夫擅长外科,这种内科疾病不是老夫所擅长的。辛医生,听说你们辛家的医术举世无双,对于内科疾病的治疗更是得心应手,还是又您来看看吧。”

    瞬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辛韫。

    来了。

    麻烦来了。

    江策心中冷笑,刚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辛韫给吹捧上天,现在又把辛家的医术给夸赞一遍,此刻的辛韫简直就有点‘救世主’的感觉。

    如果辛韫不能把眼前这名病人给治好,那么,辛韫以及辛家医馆的名气肯定会受到影响。

    石家治不好没关系,人家擅长外科,不管这内科的事。

    你辛家擅长内科,如果治不好,那你的问题就大了。

    与此同时,江策还留意到一个细节——角落里,石文秉跃跃欲试。

    看那样子,石文秉好像对这个孩子的病十拿九稳,一幅恨不得立刻上来将孩子给治好的样子。

    这问题就大了。

    如果石文秉这个外科医生,治好了辛韫都治不好的内科疾病,那辛家的脸面放在哪里?

    直到此刻,江策终于看清楚石家父子的‘獠牙’。

    石宽这是用辛韫当垫脚石,给自己的儿子铺路,以后,江南区第一神医的名号将会是石文秉的。

    女华佗?

    呵呵,人们想起这个称号的时候,只会露出鄙夷的目光。

    事已至此,想改变,有难度。

    只能希望辛韫能够医术超群,将眼前这个孩子的疾病给治好,那样就可以让石家父子的计划泡汤。

    但......

    可能吗?

    眼前这个妇人跟孩子,明显是石宽设的局,这孩子的病,怕不是那么容易治的。

    在众人期待中,辛韫来到了病床前,坐下,伸手搭脉。

    一边诊断,一边询问妇人有关孩子的种种症状,吃过什么、做过什么,有没有去过什么不干净的地方等等。

    妇人的回答基本上起不了任何帮助。

    病,难治。

    在一番诊断之后,辛韫的眉头紧锁起来,盯着床上的孩子看了许久。

    妇人问道:“辛医生,我儿子的病怎么样啊?”

    辛韫不说话。

    沉默许久后,她摇了摇头,“我无能为力。”

    轰!!!

    全场哗然。

    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就连专业的内科医生,辛家家主都治不好,这个孩子怕是没救了。

    同时,众人对辛韫露出了不屑的眼神。

    什么狗屁女华佗,到头来不也跟他们一样,束手无策?

    名声那么大,也没见手段有多了不起嘛,估计啊,别人都是被她的美貌给欺骗了,不能客观分析她的实力。

    有不少人跟着起哄。

    “啧啧,辛家的医术不是举世无双吗?怎么,连个小孩子的病都治不好吗?”

    “治不好也就算了,连什么问题都看不出来。以我看呐,辛家,不过尔尔。”

    “难怪江南区龙头老大的位子由辛家交到了石家,以前我还不明白,看了今天辛家的表现,我算是彻底清楚怎么回事了。”

    “有个成语怎么说来着?哦,徒有其名!”

    面对众人的嘲讽,辛韫虽然不动声色,但从她脸上的落幕就能看出有多么的在意。

    像她这么高冷,这么要面子的女人,如何受得了这样的耻笑?

    不光是她自己,就连她所代表的辛家也成为了众人耻笑的对像。

    辛韫的心,在滴血。

    石宽的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这正是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踩,狠狠的踩!

    刚刚捧的有多高,现在摔的就有多疼。

    石宽心里乐开了花,辛家,将会在今晚成为笑柄,从此以后,人们只会记得石家的医术有多么高明。

    至于辛家,那就是‘笑话’的代名词。

    辛韫非常落幕的回到了人群之中,站在江策身边,身子微微颤抖。

    江策语气平淡的问道:“一点症状都找不出?”

    “嗯。”

    “以你的水平,这种事不应该。”

    辛韫静静的看向病床上的孩子,轻声说道:“看不出病状,是因为没有病状。”

    “什么?”

    “那孩子,根本没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