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467章 赔钱还是坐牢?
    显然,袁崖伟是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江策,就差直接点名道姓了。

    那些袁崖伟的党羽看老大都发话了,一个个也都不再闲着,一个接一个的开始抨击。

    “袁经理说的对啊,有些人整天不干事还拿高工资,这让底下的弟兄怎么看?”

    “祁董,我真心觉得公司得好好彻查一下,不要让那些不学无术的人继续骗钱。”

    “有说什么给公司牟利,结果呢?差点吧公司给搞黄了,要不是出来一个替死鬼,我们恒星珠宝恐怕就要倒闭了。”

    这些人说的非常勤快,恨不得立刻把江策从公司给赶出去。

    他们对江策的痛恨是深入骨髓的,既然没有办法把恒星珠宝搞垮,那至少要把江策给轰走。

    他再不走,大家怎么捞钱?

    然而,对面众人的义愤填膺,祁振跟江策都只是微笑面对,没有丝毫的紧张跟不安,似乎一切都在他们的意料之后。

    见祁振一直不说话,大家的热度也就散去了,后面的人渐渐也都闭上嘴巴,不再讲话。

    等到整个会议室重新安静下来之后,祁振咳嗽一声,非常严肃的说道:“看来大家对这件事非常在意,今天我要是不给众人一个交代的话,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崖伟说得对,是该把一些人给清理出去了,否则的话,我们公司以后早晚会毁在这种人手上!”

    祁振的话让众人惊讶。

    就连袁崖伟都没想到,祁振居然真的跟自己站在了统一战线。

    其实他针对江策,也仅仅是表个态,并没有觉得仅靠自己的三言两语就能把江策给挤兑走,谁知道情况会变得如此之快,那个对江策非常照顾的祁振,怎么突然之间就转变性格了呢?

    难道说,祁振也被江策的信口雌黄给惹怒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袁崖伟心中窃喜,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把江策给轰走的一天了!

    众人安静下来。

    祁振打开投影仪,将电脑桌面上的一份名单投映到上面。

    “这里是我整理出来的一份名单。”

    “凡是在名单上的人,全部都是能力不合格的人,请名单上的人主动申请离职。”

    啊?

    袁崖伟顿时愣住了,情况不对劲。

    不是要把江策开除吗?怎么搞出一份名单出来了?

    不好!

    袁崖伟意识到大祸临头,祁振刚刚是在和稀泥,表面上顺着大家的话去做,其实根本就是背道而驰。

    祁振还是在保江策。

    并且更可怕的是,祁振已经开始动手处理袁崖伟的党羽了。

    这份名单上的人,从管理层到基层员工,全部都包含在内,一共有79人之多!

    一个公司在短时间内要开除这么多的人,大部分还都是管理层,这绝对是一件伤筋动骨的大事。

    如果不是提前就准备好了,祁振绝对不可能轻易展露出来。

    袁崖伟明白了。

    今天这场会议,讽刺维斯只是个幌子,祁振的真实目的是要把他袁崖伟给连根拔起!

    估计,也是听从的江策建议。

    是可忍孰不可忍。

    狗急了跳墙。

    袁崖伟转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常洋,常洋立刻心领神会,拍桌子站了起来。

    他指着名单说道:“祁董,您什么意思?我常洋在公司辛辛苦苦干了那么就,你现在说让我走就让我走?”

    有人带头,其他人就更闹了。

    大家纷纷站了起来,一个个都要祁振给出一个合理的说法。

    他们可不是吃干饭的,怎么可能说被开除就被开除?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非得把恒星珠宝给拆了不可。

    袁崖伟稳稳当当的坐在椅子上,心中冷笑:跟我来硬的?呵呵,你以为你这个董事长能掌控全局吗?妄想!江南分部早就被我袁崖伟给架空了。

    有一个长得比较健硕的主管气不打一处来,一把就抄起了杯子,三两步走过去,抬手就要往祁振的脸上砸。

    可是……

    还没等杯子砸下来,江策一脚踹了出去,那主管连人带杯子都飞了出去,直接撞在了墙上,痛的差点晕死过去。

    这一脚也把众人给踹的稍微冷静了点。

    袁崖伟抬起手示意大家先别吵,他主动站起来说道:“祁董,您如果以为靠蛮力就能让大伙儿屈服的话,那我想您错了。现在是法治社会,您这一套不好使的。”

    祁振笑了笑,“不,我并没打算动用武力,刚刚大家也都看到了,江策那一脚仅仅是自卫而已。”

    “好。”袁崖伟点点头,继续追问:“那还请祁董给大伙儿一个理由,凭什么把我们给开除掉?今天您要是给不出理由的话,我们就……”

    “就怎么?”

    “也不怎么,我们都是文明人,不会动手。但是我们会为了自己的合法权益而‘战斗’。您要开除这么多的高管,行,可以,那就请您按照法律法规进行赔偿。”

    常洋跟着起哄:“袁经理说的没错,姓祁的你看不起我们这些高管,想要把我们全都还掉,没关系,你是董事长你有权这么做。但是,你得对我们进行相应的赔偿。别人我管不着,像我常洋,按照我的薪酬跟工龄,你要开除我,至少得拿出300万进行赔偿!”

    一个人就要300万,这么多人加起来,公司得陪上千万。

    祁振眯了眯眼睛。

    这笔钱其实并不多,他还是拿得出来的。

    用上千万把这帮人给打发走,彻底拔除袁崖伟的党羽,其实还是能够接受的。

    就在祁振准备同意常洋等人的要去的时候,江策却主动开口说道:“500万。”

    众人都愣了下。

    “什么500万?”常洋问道。

    “我是说300万少了,需要500万的赔偿款。”江策说道。

    在场所有人都听得目瞪口呆。

    见过还价的,但是没有见过这么还价的,哪有人把价格往高了还的?这不是傻子吗?

    就连祁振也都没整明白江策在搞什么。

    常洋哈哈大笑,“可以啊江策,你还算有点良心;行,你只要给我500万,我立刻拍屁股走人,从此以后我走我的阳关道,你过你的独木桥,咱再不相见。”

    其他人大多也是这个想法。

    既然不能继续呆着,那拿些赔偿款走人,也是一个合适的选择。

    结果,江策接下来的话,让他们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

    江策呵呵一笑,“你误会了,我的意思并不是要给你500万,而是要你给我们恒星珠宝500万。把钱交上,然后你就可以走了。”

    常洋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这还是人说的话吗?

    旁边袁崖伟也是一脸懵逼,“江策,你说什么你清楚吗?”

    江策看着袁崖伟说道:“名单上也有你的名字,你是江安分部的总经理,总负责人,承担的责任要比他们更大。常洋要赔500万,你得赔1000万。”

    袁崖伟听了哈哈大笑。

    “江策,你是不是发烧,把脑子给烧没了啊?”

    “恒星珠宝不履行合同要开除我们,不但不赔钱,还要我们倒贴钱,这世上有这个道理吗?”

    众人纷纷对江策破口大骂。

    然而,江策只是轻描淡写的回复道:“袁崖伟,你非得逼着我把你的事情说出来吗?”

    “啊?我什么事情?”

    江策把一份账目摆在了桌子上,“你伙同他人联手陷害我走私玉石这件事,我可还没跟你算了。”

    看到那账目,袁崖伟一时语塞。

    江策继续说道:“另外,我想你还不知道,你的办公室早就被监控了。你跟常洋的对话,以及给邵英珠宝通风报信的事情,全部都一五一十的记录在案。怎么,想看吗?”

    听到这句话,袁崖伟吓得脸色惨白,一屁股坐了下来。

    他现在知道为什么江策那么有底气了。

    江策掌握了他犯罪的证据,这种大型商业泄密,一旦被抓到,那可是会把牢底坐穿的。

    “还有你们。”

    江策环视众人,冷漠的说道:“你们跟袁崖伟、常洋沆瀣一气,帮助他们办事,将公司的机密泄露给了邵英珠宝。你们正当我跟祁董都眼瞎吗?”

    “有关你们每一个人的犯罪证据,我都掌握着。”

    “我随时可以对你们进行起诉,等待你们的,将会是牢狱之灾。”

    这一下,整个会议室彻底安静下来。

    鸦雀无声。

    刚刚还义愤填膺、口出狂言的众人,此刻就像是一只只惊弓之鸟,低着头不敢言语。

    就连蛮横凶狠的常洋,也都憋着气不敢大声说话。

    他清楚知道自己犯下的罪有多严重。

    要是江策彻底清查,就他贪的那些钱,都够枪毙好几回的了。

    怎么办?

    凉了!

    袁崖伟跟常洋对视一眼,同时叹气,他们是彻底输给江策了。

    现场沉默了很久。

    江策这才缓缓说道:“好了,你们也都别装哑巴,一个个表态吧。是愿意赔钱走人,还是愿意进牢里待几年?”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言语。

    赔钱还是坐牢?

    很难选啊!

    江策也不着急,就那么坐着,等待眼前这些人的回复,他相信这些人一定会给出正确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