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540章 怕你拿不走
    第540章

    怕你拿不走

    江策对于这个办法持认可的态度,接下来他们就开始商量如何对江策进行包装,又要通过什么方法去盛乐科技给江翰非看病。

    这个档口,门铃响了。

    有人?

    三人都愣了下,只听门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服务员。”

    白羊走了过去,伸手打开门。

    “这么晚了,你有什么事?”

    服务员说道:“底下大厅来了一群人,他们让我把这个交给一名叫做‘江策’的先生。”

    白羊低头一看,只见服务员的手里头拿着一封信。

    “给我就行了。”

    “好。”

    白羊接过信,把门关上,迈步来到江策跟前。

    “统帅,你的信。”

    江策伸手接过信件,信封上什么都没写,空白一片。

    他愣了下,自言自语道:“这年头还写信的可不多了,而且这封信没有邮编,没有地址,显然不是寄过来的。”

    “看来,是京城的某些人盯上我了。”

    “才刚来第一天,就被人给盯上了,我江策的‘朋友’还真是挺多的。”

    他伸手拆开信封,在里面是一张信纸以及一块令牌。

    令牌上雕刻着一只漆黑的飞禽,看不出是什么。

    江策打开信纸,里面的内容非常简单,一共就四个字:下楼领死!

    一封信,一块令牌。

    信的内容又如此的狂妄霸道。

    刚刚听服务员的口气,这帮人显然是已经来到了酒店,把大厅给占领了,江策想走都困难。

    他笑了笑,才来第一天就有仇家找上门。

    “好,我下去看看,到底是哪个仇人。”

    白羊拿起那块令牌看了眼,笑了,“统帅您不用去了,我知道是谁。”

    “哦?谁?”

    “这块令牌,是京城势力——夜禽的信物,也是他们的追杀令。凡是收到这种令牌的,那就是被夜禽盯上了的。”

    江策点点头,“看来不是老仇人,而是新仇人,白天救了两个姑娘顺带把夜禽的一批人给带走了,这回人家不乐意,找上门来寻仇。”

    “得,我去会会他们。”

    江策起身走向门口,白羊立刻跟了上去,生怕江策出现一丁点的意外。

    虽然江策厉害,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二人下了楼,一眼就看到了夜禽的人。

    一大帮人堵在酒店里头,把大门都给堵死了,禁止任何人进出,就算是想看不到他们都难。

    看到江策下来,夜禽的人眼睛都亮了起来。

    其中一名看上去像是领头的人走了过来,他的脸上纹着黑色的飞禽,像是鸟又像是鸡。

    “你就是江策?”

    “是。”

    那人冷哼一声,用手指了指自己,“认识我吗?”

    江策摇了摇头。

    “好小子,连我都不认识?够嚣张的啊?告诉你,老子是夜禽的管事,人称飞鸡,飞爷!”

    这名字还真是滑稽。

    不过落入酒店工作人员的耳中,就像是噩梦一般的存在。

    飞鸡,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凡是被他们夜禽给盯上的,都没有好下场。

    江策淡淡问道:“所以你这只飞鸡找我是搞什么飞机啊?”

    都这种时候了,他还在说俏皮话,显然是没有把飞鸡放在眼里,现场这么多的打手在江策的眼中,那也就是个摆设。

    飞鸡上下打量着江策,冷笑一声,说道:“好小子,脾气还挺横。我调查过了,你以前是京城几个兵者队伍的统帅,好像是个小领导?”

    “不过那都没用。”

    “你现在已经退休了,就是个平民老百姓。我还告诉你,就算你没有退休我飞鸡也照样削你!”

    “在京城,遍地都是大官。”

    “你当过几天小领导就把自己当回事儿了?就敢把我手底下的人给抓走?呵呵,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江策问道:“那事已至此,你想怎么办?”

    “怎么办?”飞鸡看了看江策,“按照江湖规矩,你搞了我那么多兄弟,我做大哥的,必须得替兄弟们鸣不平!”

    说着,他接过来一把砍刀扔在了地上。

    “看在你当过几天小领导的份儿上,爷我给你点面子,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一只手跟一条腿;你看,是你自己动手,还是爷帮你啊?”

    听了这话,酒店的工作人员全都吓得躲在了桌子后头,一个上来劝架的都没有。

    甚至连报警的都没有。

    这种事只能看热闹,千万不能牵扯进来,谁敢报警,夜禽就会对付谁。

    白羊微微皱眉,走上来说道:“喂,你未免也太狂了。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人可以要我们统帅一只手跟一条腿的!”

    飞鸡笑了,“以前没有,那是因为没有遇到我;如果早遇到我,你们早就是残废了!”

    这话够霸气。

    白羊眉头一皱,看不下去了,往前踏了一步,准备替江策出手教训教训这些不识相的混账东西。

    江策却不以为意,伸手拦住了白羊。

    他淡淡说道:“这位飞鸡大爷,这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吗?一只手一条腿,太狠了点吧?”

    飞鸡呵呵一笑,“现在知道怕了?晚了!”

    顿了顿,他转过话头说道:“不过也不是没有回转的余地,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事最终都逃不过一个字——钱。”

    “有钱能使鬼推磨,如果你能拿出足够的钱来抚平我兄弟们的创伤,那你的手脚,我会考虑留下的。”

    江策又问道:“那需要多少钱了?”

    飞鸡看了看江策,“你小子当过小领导,没少捞钱吧?不是我故意要价,而是要给你点教训。一口价,三百万!”

    三百万,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天文数字。

    但对于江策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他平静的说道:“三百万?这数字不上不下的听着就难受,这样吧,我给你凑个整,给你一千万如何?”

    飞鸡傻眼了。

    见过还价的,没见过这么还价的。

    哪有人主动把价格往上还的?

    飞鸡笑呵呵的说道:“可以啊,小子挺有眼力见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啊。看在你这么懂事儿的份上,以后你就跟我混吧,加入我们夜禽,以后爷爷我罩着你!”

    江策摆了摆手。

    “不着急。”

    “钱,我可以给你,但是我就怕你拿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