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621章 添堵
    江策在车内足足等了得有20min,才等到莫源等人扛着大大的牌匾走了出来。

    "师父,抱歉让你久等了。"莫源咧着嘴说道。

    到底是年轻气盛,经过莫源这么一折腾,苏格拉底这辈子都别想再踏足京城了。

    "上车吧,送你回去。"

    "谢谢师父!"

    深红色的法拉利一路疾驰。就像莫源的心情一样轻松自在。

    父亲的病好了,家族的牌匾也夺回来了,华夏医药界的脸面同样挣了回来,一天之内就经历了天堂跟地狱的双重境界。

    两个小时之前,莫源还痛不欲生;两个小时后,他简直就想给自己按上一双翅膀飞向天空!

    而这一切,都是江策带给他的。

    文星药社里面。

    苏格拉底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说话都不利索了。

    待到闹事的人全部都退下去之后,三楼的大门才缓缓打开。一个倩丽的身影走了出来,正是劳拉。

    她阴沉着脸。

    之前发生的所有事情她都看在眼里。

    本以为终于等到机会可以好好的修理一下江策,谁曾想到苏格拉底这没用的垃圾,竟然把事情给搞砸了。

    "劳拉小姐,劳拉小姐!"苏格拉底肿着脸爬向劳拉,哭着说道:"劳拉小姐。我被人打得好疼。"

    劳拉气得心口起伏不定,看都不想看他。

    苏格拉底继续说道:"我不舒服,劳拉小姐你能帮我叫医生吗?还有,我虽然没有解决江策,但看在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儿上,你能不能答应跟我约会啊?劳拉小姐,我对你是真心的,我好爱你,求求你跟我约会吧。"

    劳拉满头黑线。

    这人是没救了。

    劳拉想要的是弄死江策,结果经过这样一折腾,江策的名气更大、口碑更好。

    南辕北辙、事与愿违。

    劳拉想弄死苏格拉底的心都有,还约会?

    她看着趴在地上的苏格拉底。冷冷说道:"你不是跟人打赌了吗?从今往后再也不准踏入京城一步!赶紧滚,否则的话,就算江策不找你麻烦,我也不会放过你!"

    苏格拉底的心碎了。

    "劳拉小姐,你怎么能这么说?"

    "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呀,你怎么能见死不救?"

    "这就是你对待深爱之人的态度吗?"

    深爱之人?

    劳拉听了都想要吐。

    本身就对男人厌恶至极的她,此刻更是对苏格拉底充满仇恨,她一脚踩在苏格拉底的手上,细高跟都快要扎进肉里,痛得苏格拉底哭爹喊娘。

    "疼、疼,快松开!"

    劳拉最后警告道:"给你半天时间,如果12个小时之后你还在京城,我会拿你的脑袋当马桶!"

    说完,她直接离开。

    苏格拉底欲哭无泪。

    至今为止,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劳拉。结果到头来却换了个身败名裂,这辈子都不能踏足京城。

    委屈的泪水瞬间涌了出来,他。哭得像个孩子。

    劳拉离开文星药社之后,直接开车回到重门科技,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面喝闷酒。

    几次三番的设计全部失败。难不成真的没有办法对付江策了?

    越想越烦,越烦越喝,越喝越生气。

    这时,门打开了。

    董事长——蜈老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走了进来。

    "义父!"劳拉放下酒杯,赶紧上前搀扶蜈老爷进屋坐下,"义父你身体还没有康复,怎么就出院了?"

    "我再不出院,你就要被江策给欺负死了。"

    劳拉低下头,"义父。今天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蜈老爷笑了笑,"这么大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了我?其实自从你跟苏格拉底接触,我就知道不靠谱。洋人好大喜功、沉不下来。要对付江策,还得靠我们自己。"

    劳拉问道:"义父,你有主意了?"

    蜈老爷呵呵一笑,"算不上什么好主意,只是稍微动了下嘴皮子,给江策添点堵。"

    "添堵?"

    "江策新收的徒弟——莫源。他们家的门面可一直有人盯着。我只是过去说了几句话,让他们尽快把门面给抢走而已。"

    劳拉笑了,"可以。虽然不能对江策起到什么打击,但至少让他不舒服!时不时的给他添点堵,其实也挺好!"

    ……

    另一边。

    深红色的法拉利停在了红会药房的门口。

    "到了。"白羊放下手刹说道。

    车门打开,江策跟莫源一左一右走了出来。

    莫源迫不及待的把牌匾扛了出去,一边抗一边大声喊道:"爸,你快出来看呀。我把咱家的牌匾给夺回来了!"

    按照莫源的想法,他老爸莫青丛应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出来才对。

    可现实是,他连续喊了三四遍都没人回应。

    "出去了?"

    "不对啊。大门还开着了!"

    莫源扛着牌匾进了屋,往里面一瞅,只见老爸莫青丛正坐在大厅中间的太师椅上,身后站着一帮伙计。

    在对面站着另外一伙人,带头的是一名头上绑着红发带的青年男子。

    "爸,我把咱家的牌匾给夺回来了,你怎么也不来看看啊?"莫源一边放下牌匾一边说道。

    莫青丛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盯着对面的红发带男子看。

    莫源皱了皱眉,还想再喊,却被身后的江策拍了拍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

    江策几步走向莫青丛,微笑着说道:"哟。莫老板正在给人看病吗?"

    莫青丛见到江策来了,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希望之色,可还没等他说话。那红发带男子就冲着江策吼道:"老子正在谈事,你tm什么东西?滚!"

    态度之差,可见一斑。

    如果是别人。或许就被他给唬住了,可惜他碰上的是江策,根本不起效果。

    江策就像是没听到一般,继续往前走。

    "呵,你聋了吗?"

    红发带男子伸手就要去抓江策的脖领子,但不知道为何,江策的身形突然之间一晃,就从红发带男子的眼前'飘'了过去。

    那感觉,就像是幽灵一般。

    红发带男子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江策走到莫青丛跟前,微笑问道:"莫老板,我肚子有点不舒服,能否让我插个队,先给我瞧一瞧。"

    莫青丛摆了摆手,"江先生,老夫怕是无能为力了呀。"

    "为何?"

    "因为这家店铺就要被人给强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