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澜小说 > 科幻小说 > 江策战神之王 > 章节目录 第661章 抢救
    回去的路上。

    在车子离开护卫营之后,江策冷不丁的突然说道:"去一趟红会药房的临时店铺。"

    白羊问道:"是要去看看莫家父子把店铺搞得怎么样了吗?"

    "不。"江策强压着一口气,说道:"我需要治疗。"

    治疗?

    白羊愣了下,随即就反应了过来。

    "统帅,难道刚刚喝的茶?"

    江策没有再说话了,光是用"炁"压制住毒性就已经很难了。现在的江策也只能再支撑半个小时。

    如果还不能把毒素排除体外,怕是真的要着了温若河的道儿!

    白羊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立刻就加快了速度,朝着红会药房的临时店铺开了过去。

    风驰电掣。

    只用了15min不到的时间,就已经赶到了目的地。

    "统帅,到了。"

    车子停稳,白羊立刻打开车门搀扶着江策朝着店铺走去。

    "莫老板!"

    白羊喊了一句,是莫源走了出来,一看到江策的样子就知道情况不对。

    他什么都没问。立刻让腾出一间空屋子。

    二人一起搀扶着江策进入空屋。

    "师父,你怎么了?"莫源着急问道。

    江策没有时间慢慢回答,他只说了两个字,"纸,笔。"

    "立刻拿。"

    莫源快速跑开,拿了纸跟笔就交到江策手中。

    江策在纸上刷刷点点。写出了一长串的药名,然后交给了莫源。

    莫源从上往下看了一遍。

    其中绝大部分的药材都还好办,唯有一样,纸上所写的"水蛭"要去哪里才能弄的到?

    江策抬手说道:"去我家,有。"

    他把一串钥匙交给了白羊,随即,白羊跟莫源分头行动;由莫源处理其他药物,白羊去江策的别墅里面取水蛭来。

    很快,莫源就给准备了一个大桶,里面放满热水,根据江策纸上所写的药材进行配比。

    "师父,药水准备好了!"

    江策脱去衣服。全身浸入到药水之中,只露出脑袋在外面。

    再接下来。

    莫源将一条药蛇放进了药水之中。

    蛇在水中不停的游动着,慢慢的,把药水给搅拌成了猩红之色。

    江策双眼紧闭,嘴唇发青。

    并且,可以明显的看到有一阵阵的白烟从江策的耳朵、鼻孔里面散发出来;随着浸泡时间的加长,江策的身背后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水泡。

    那水泡由小变大,最后每一个都有小拇指大小,里面都是鲜红色的血液。

    整个后背全部都是。

    这要是贸贸然给戳破,江策一定会当场死亡。

    莫源看的胆战心惊,替江策捏了把汗。

    "水蛭取来了。"

    白羊拿着一个盒子走了进来。

    莫源赶紧接过盒子,打开后面,里面密密麻麻爬着数十条水蛭。

    "师父,稍微起点身。"

    江策往上坐了坐,莫源伸手将那些水蛭一条一条的放在江策的身背后。放在那些血泡上面。

    水蛭一放上去,就开始吸食血液。

    数十条水蛭全部都放了上去,江策背后的血泡被一点点的吸食干净。

    莫源对白羊说道:"我在这看着。你快去让人准备一些补充气血的药材、食物。"

    "好。"

    白羊立刻去办。

    又过了十五分钟,江策身背后的血泡基本都消去了,不过他的气色也差了很多。整张脸惨白如纸,嘴唇都干裂开来。

    那些水蛭开始吸食江策体内的血液。

    "不好!"

    莫源又赶紧伸手去把那些水蛭一条一条的取下来,但请神容易送神难,那些水蛭紧紧吸附在江策的后背之上,莫源使出吃奶的劲都取不下一条。

    "这些水蛭吸血吸上瘾了,不肯下来,这怎么办?"

    江策闭着眼睛,轻轻吐出一个字:"火。"

    "是了,火!"

    莫源赶紧去前台拿了一根蜡烛。用打火机点燃,然后对着水蛭烤。

    那水蛭被烤了没几秒,就啪嗒一声调入药水之中。就这样,莫源一只接着一只的烤着,总算是将全部的水蛭都烤的掉落下来。

    "师父,你快出来吧。"

    他放下蜡烛,搀扶着江策从木桶出来,擦干净。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

    这时,白羊端着一碗补充气血的药走了进来。

    "统帅,药!"

    "嗯。"

    江策连端药的力气都没有了。脸上气血一丝一毫都看不见,只能由莫源扶着、白羊一勺一勺的喂。

    喝下一碗药之后,江策的呼吸才渐渐恢复过来。

    "我需要休息几个小时,不要让人吵到我。"

    "明白!"

    二人帮江策整理出一张干净的床铺,扶着他躺下,然后一内一外看守着。

    白羊在屋内守着江策。莫源在屋外禁止任何人靠近,甚至连大声喧哗都不可以。

    滴答滴答,时针跳动五下。天色变得黯淡下来,江策才终于从睡眠之中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帮我准备一些补药。"

    "是!"

    白羊又立刻去操办。

    就这样,江策在吃完补药之后又休息了一两个小时,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才总算呼吸正常,身体机能也恢复了五六成。

    莫源跟白羊坐在床前,两个人累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江策看着他们,颇为感激的说道:"谢谢你们,如果没有你们的帮助,我的命怕是很难保住。"

    白羊跟莫源对视一眼。都笑了。

    他们受到了江策那么多的恩惠,这回帮助江策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随即,莫源脸上露出愤怒之色。问道:"师父,是哪个王八蛋给你下毒?告诉我,我现在就抄家伙打断那王八蛋的腿!"

    江策看着莫源。笑笑不说话。

    白羊在一旁说道:"能给统帅下毒的人,又岂是你能对付的?"

    莫源嘟了下嘴。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他很想要为江策出口恶气嘛!

    江策说道:"你的心意为师领了,但这件事你绝对不能掺和进来。我有事要跟白羊单独说,你先去外面候着。"

    莫源很不情愿的说了一个"哦"字,就起身走了出去。

    门关上。

    白羊脸上的笑容立刻收了起来,咬牙说道:"没想到老教官居然如此心肠歹毒,完全不顾及师徒情分,对您下毒。我就说他怎么那么好心请你喝茶,原来是根本没安好心。"

    "统帅,这笔账,我们得找他算清楚!"